Vogel im Kafig

自己来选择,不会后悔的道路

【团兵】阴差阳错 (下)(完结)

即使韩吉本身对这次见面不抱有太大希望,早有露馅的预知,但是没想到会暴露的这么快,还来不及圆谎。也是,利威尔找自己就是一个错误。韩吉不知道怎么回答,埃尔文表情消沉,双眼隐藏在阴影中,韩吉不由自主地抬手想要安抚面前万念俱灰的人,想了想好像不对,手指还没有触碰埃尔文的脸,便阴差阳错地搭在埃尔文的肩上。
一辆公交车开过车站,车门打开,埃尔文转身走向只有几步之遥的车。韩吉的手僵硬地停在空中,独留韩吉石化在原地,被无视的韩吉有些恼怒,不是因为埃尔文的冷漠使她尴尬,而是她满脑子都是关于如果让埃尔文走掉,利威尔的爱情也会一并消失的事。他让韩吉代替自己见埃尔文,那个一脸性冷淡的家伙也会如此小心翼翼地对待这份感情。
“兄弟,我有话和你说!”韩吉快步追上埃尔文,然而埃尔文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眼看埃尔文右脚就要踏上台阶,韩吉眼疾手快地抓住埃尔文的衣领,硬是将埃尔文生生拉下车。“你他妈的给老娘站住!”被拉下车的埃尔文一脸迷茫,完全没有料到对方会做出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女士,你这是什么意思?”公交车司机大概是看惯了这种儿女情长的琐事,见怪不怪,摇摇头关上车门,驶向下一站。
“我没和你开玩笑。”怒气渐渐消化,韩吉的表情柔和下来,对方才的做法抱有歉意,很快恢复了平时没心没肺的样子,对埃尔文微笑,“我们换个地方说话,这里不太方便。”

Leviathan: 到底怎么样了?
韩吉从见到埃尔文起就音信全无,也不知道事情怎么样了,有没有暴露真相,利威尔十分急躁。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

索尼是坨翔:别闹,我们在网吧,在陪他打游戏,你表哥看起来很喜欢游戏啊

Leviathan: 他有没有发现?
索尼是坨翔:没有没有,放心。

利威尔反而更加担心,韩吉那家伙技术那么烂,埃尔文说不定会一眼看穿,况且,韩吉一点都算不上稳重啊。

还真是头疼……

Leviathan: 我干脆来网吧看看

索尼是坨翔:什么?!are you kidding me?

她放下手机,揉捏眉心,然而敌人已经攻破防线。韩吉是当之无愧的“猪队友”,游戏里胜仗没打过几回,坑队友的能力倒是数一数二。果不其然,敌方已打入内部。
“砰!”埃尔文锤击键盘,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用行动表达无声的谴责,韩吉抱歉地笑笑。

索尼是坨翔:你别闹了!不要打扰我们,OK?!

Leviathan: 看来你们相处得很好,我顺便来看看

索尼是坨翔:..............

利威尔猜得到他们在哪一个网吧,很快就到达。一进门就看到韩吉七手八脚地操作键盘,整张脸写满了困扰。利威尔自然的坐在韩吉的对面,悄悄地审视韩吉身边的人。

是个外国人,看起来很高大,正在认真地打游戏,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
利威尔小心地用目光勾勒埃尔文的轮廓,从额头到挺拔的鼻梁再到嘴唇最后到下巴,每一次细致的勾勒都在一一与屏幕后的埃尔文对应,利威尔心脏快速跳动,这让他想起每一次练习拳击,脸皮发烫。抛开埃尔文是个欧美人的事实,埃尔文的长相的确很和利威尔的胃口。紧接着,利威尔也注意到,埃尔文并不是自己表哥的事韩吉大概早就知道了,也应该猜到埃尔文和自己的关系。那么他们现在做的事情能说明什么?
“呼!!!”韩吉擤鼻涕的声音打断利威尔的思考,果然韩吉向自己使眼色,提醒自己不要过多打量埃尔文,以免引起怀疑。
利威尔微微点头,韩吉也松口气,鼻尖红了。
利威尔心里再次感谢这位老友。

实际上两人的动静很大,成功引起埃尔文的注意。埃尔文看了看韩吉,又看了一眼对面的利威尔。视线相撞,利威尔条件反射地低下头,心里狠狠抱怨自己的心虚。
当利威尔抬起头,埃尔文的注意已经回到电脑上了。

---------------------
19:21
Leviathan: 今天的约会感觉怎么样啊
Mr.Smith: 呵呵,还不错

利威尔回想中午去网吧的事,决定试探一下埃尔文。

Leviathan: 你看到我对面那家伙了吗,其实他是我老友,听说我和你在网吧,非要来看看,跟个跟屁虫似的

Mr.Smith: 是吗?你为何不向我介绍一下你的友人

Leviathan: 呃 那家伙怕尴尬,所以我想着还是算了

Mr. Smith: 哈哈 真奇怪 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很冷静很成熟的女人,没想到本人这么开朗豪爽

利威尔觉得自己的手有些抖,差点抓不住手机。

Mr. Smith: 你那个朋友也很有意思,从头到尾都在看我,我都快被看穿了哈哈,看来你朋友很在意你对象呢

利威尔的手机还是掉了。

利威尔羞愧了好一会,才慢悠悠地捡起手机,用手帕擦干净屏幕,待冷静下来,才敲击键盘。

Leviathan: .........你想表达什么
Mr. Smith: 什么?

欺骗后的犯罪感与心虚涌上心头,利威尔有些喘不过气,仿佛屏幕后的埃尔文正微笑地等待揭穿自己,自己就像一个自以为是的傻子。
利威尔还是决定向埃尔文摊牌,他害怕埃尔文离开,更害怕在对方已经看穿的情况下继续扮演小丑。

Leviathan: 别装傻,你早就发现了是不是

埃尔文没有回复。

Leviathan: 你不用保持沉默,连我自己都觉得我特白痴,这种幼稚的事情论谁都能一眼就发现吧

Mr. Smith: 里维,冷静一下

Leviathan: 你果然是知道的,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就是一个骗子,我欺骗了你的感情,但我不后悔,我他妈的就是喜欢你

Leviathan: 你对面的那个家伙就是我,又矮又凶又老,让你失望了吧

Mr. Smith: 嗯 我知道 可是我觉得你很可爱

Leviathan: ????

Mr. Smith: 一开始我发现这是一场骗局的时候,的确非常生气,后来冷静下来,等你出现,看到你小心翼翼的样子,我明白这或许是一个善意的谎言。让你如此缺乏安全感一定是我的错,但是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是男人或女人,而是你。

Leviathan: 这么说....你接受事实了?

Mr. Smith: 嗯 不如说 我期待与你来一场真正的约会

利威尔震惊,他已经做好鱼死网破的准备,但是结果出乎意料,他不仅没有失去埃尔文,而且从此能与埃尔文坦诚相待,毫无顾虑地在一起。
复得的喜悦让利威尔如释重负。


当晚,利威尔收到一条简讯。

索尼是坨翔:抱歉啊利威尔,我听那家伙你们互相坦白了,我也有一些事情想要告诉你。那家伙看到我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不是你了,当时他转身就要上车,拦也拦不住。后来我根据自己的猜想给他说了关于你的事,那家伙大概是想通了想要见你,想看看你是什么样的人,但是直接让你来可能比较唐突,于是我提议咱们去网吧,这样一定会让你觉得怀疑。依照你的性子,你无论如何都会来探查一下情况,所以我和他假装事情没有暴露,就是为了让你自投罗网,对此我深深感到抱歉,你可千万不要扣了索尼的粮食TAT 总之听到那么坦诚相待了,我也为你感到高兴,我家老男人终于可以好好恋爱了:-)

利威尔面色柔和。

Leviathan: 多谢了,臭眼镜

“女王来信”

女王:嗨!舅妈,事情我都听舅舅说了。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你是个男人了,我没有揭穿,是因为首先我怕舅舅伤心也怕你们想不明白,其次这完全满足了作为一个资深腐女的心☺️☺️ 后来我也找舅舅聊过,我告诉他,你爱他,但是恰好你们性别相同。舅舅一直不肯吃我的安利,那我就安利给舅妈好了!最近有一篇超火的BL小说,链接我已经发给你了😆😆

利威尔感谢每一个祝福他的人,幸福的同时,利威尔的心情也十分复杂:说到底,从头到尾被骗的,只有我一个人......

END

【团兵】 阴差阳错 (网恋paro)(中)

http://bingzhang885.lofter.com/post/1eaf42c1_eeb9d2f6 上一篇

7:10
Mr.Smith: 早安😄
Leviathan: 早

利威尔想着埃尔文怎么装得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还是说埃尔文昨晚只是闲的发慌。是啊,网恋什么的,想想就不现实,没必要当真。

然而,埃尔文还是同往常一样,一面常约利威尔打游戏,一面不忘记对利威尔玩笑似的说几句情话。只是,长久以来,利威尔也没有放在心上。但是恶狠狠地怼回去是必不可少的。


2018.9.24 21:00
Mr.Smith: 里维,今天是中秋。你看见窗外的满月了吗?虽然你我不在一起,但我们今天看的是同一个满月噢,今天的满月替我陪你一个晚上。

利威尔望了望窗外,正巧这几天下了大雨,厚重的云层遮住了月亮,但是依旧可以看见透过云层的朦胧的月光。

利威尔和埃尔文认识也有两个月了,每天都要披着女人的外皮同埃尔文交流,尽管利威尔喜欢与人坦诚相待,也不愿意欺骗他人的感情,但是每当利威尔想和埃尔文挑明自己是个男人时还是会纠结。
大不了直接被拉黑,从此老死不相往来,反正也是一辈子都不可能见着的人。
可是,到底在怕什么呢。
要是埃尔文知道我是男人的话。利威尔摇头叹息。

Leviathan: 是啊,今天月亮很美。
Mr.Smith: 里维,你愿意接受我了吗😔
Leviathan: 嗯,算是吧。

你情我愿,就算是欺骗,也是你埃尔文自作自受……

Mr.Smith: !!!!!!
Mr.Smith:让我幸福的死去吧😭😭😭😭
Leviathan: 笨蛋

利威尔和埃尔文终于“在一起”了,埃尔文几乎每一天都春光满面,不再沉迷于游戏,以至于工作效率比曾经更高。虽然利威尔话不多,但是尬聊几句也可以高兴很久。

17:40
【女王请求加您为好友】
【接受】

女王:你好~这里是克里斯塔酱,听舅舅说我就快有舅妈了,特意来此拜见一下未来的舅妈!

Leviathan:.....你舅舅?

女王:没错!我舅舅就是埃尔文史密斯!如果舅妈对舅舅有任何不满意的地方,我都会帮舅妈教训舅舅哦!

Leviathan: 你舅舅知道你找我吗

女王:他不知道噢,是我自己偷拿舅舅的手机,哎就算他知道也没关系啊,其实我舅舅他这人挺好的,但是怎么说呢,他看起来一表人才,实际上情商低的不行,他笑起来可以把下属吓得半死。

Leviathan: 噗...

利威尔继续作为埃尔文网络上的伴侣与埃尔文交往,偶尔会和埃尔文这个侄女克里斯塔聊一两句。不可否定的是,这样很累。利威尔与埃尔文交流的同时不断的提醒自己是个男人,而埃尔文喜欢的只是他脑中构想的不存在的女人,只是一个游戏技术高深,成熟稳重的女人,而不是屏幕后真实的自己。自己和埃尔文交往是一时冲动,存在的不确定因素太多,更何况网恋本身不靠谱,所以就当是玩玩就好。
埃尔文不知晓这一切,所以才会和自己那么开心的聊天。试想一下,如果有一天那个叫自己思念已久的爱人成为一个矮小粗暴大龄的男人出现在自己眼前,怕是要震惊致死吧。

逃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利威尔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2019.10.13
Mr.Smith: 里维,我们交往有一年多了吧,我想我们应该找个机会见面🤔

实际上这不是埃尔文第一次提出见面,在此之前埃尔文就提出几次,利威尔总是有充分的理由拒绝,也秉持着长期拒绝会让埃尔去产生质疑并乘机一刀两断,就此解脱的理念。然而埃尔文在被拒绝后也没有失去耐心,这倒令利威尔不知道埃尔文是否产生怀疑了,埃尔文并不是蠢到完全相信爱情相信网恋,相反是个睿智的人。
所以这家伙是故意挑自己生日那天见面,早料到利威尔不想让自己的生日留下遗憾,就算不愿意,也会硬着头皮见面。

Leviathan: 好吧,看在你生日的份上。
Mr.Smith: 万岁!
----------------------------------
13:31
Leviathan:韩吉。

索尼是坨翔: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今天没叫我四眼??

Leviathan: 啧,就你话最多。
Leviathan: 那个...明天我乡下的表哥要来看我,但是我忙,你去帮我见见我表哥

索尼是坨翔:开什么玩笑?你以为你表哥是智障,男女都分不清???

Leviathan: 少废话,我当年见他的时候还小,所以我表哥一直以为我是个女孩子,记得和他说你叫里维

......利威尔不由得赞美自己的戏精程度

索尼是坨翔:李维?我看我还叫李维嘉算了,为什么不去找佩特拉,你就不怕我穿帮???

Leviathan: 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佩特拉去,话说索尼的粮食你还要不要了

索尼是坨翔:我靠!!居然拿索尼威胁我,利威尔你这个坏心眼的家伙!!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Leviathan:就这一次,完事我会请你吃饭的

索尼是坨翔:....你表哥对我做什么,我就对你做什么🙃🙃

Leviathan: 到时候你别叫他表哥,叫他埃尔文,他不喜欢我叫他哥,还有,我表哥比较热情,如果他要和你搂搂抱抱的话都是正常的,保持距离就行

索尼是坨翔:你哥怪癖还真多啊……
-------------------------
2019.10.14 8:00
Mr.Smith: 里维,到哪里了☺️☺️


Leviathan:韩吉,你在哪
索尼是坨翔:城西车站
///////////////
Leviathan:我在城西车站
Mr.Smith: 好的 我来找你😆

///////////////

Leviathan: 你今天穿了什么
索尼是坨翔:深红色风衣,黑色长裤和高帮皮鞋

///////////////
Leviathan: 我穿了深红色风衣
Mr. Smith: 我看到你了噢
Leviathan: !

此时正在等车的韩吉突然落入怀抱,猝不及防。
.....利威尔的表哥果然热情。

韩吉慢慢扭过头,然后捏住埃尔文的五指,将埃尔文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放下。韩吉有些怔忪地打量眼前的男人,高大的个头,金发碧眼.....神他妈,和利威尔的黑发灰眼,小个头完全不符,这哪里是利威尔的表哥,这是个外国人吧!
得知被坑的韩吉感到十辆马车在心里飞奔,但是韩吉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什么。
.......这男人难道是..?

“里维?”看到脸色一会青一会白,最后露出诡异笑容的韩吉,埃尔文发懵,但是很快镇定下来,“你不是他对吧。”
韩吉明白自己暴露了什么,心虚地快速瞟过埃尔文的脸,果不其然,对方的态度不复刚才那般热情。埃尔文已经做不出任何表情,场面十分尴尬严肃,埃尔文低下头,看起来万念俱灰。最后还是叹口气,“你到底是谁?”

利威尔,我大概是帮不了你了……

TBC

------------------
曾经看过很多关于网恋奔现的帖子,今天想用在团兵身上😂😂

【团兵】阴差阳错 (网恋paro) (上)


*网恋奔现梗

*人物严重ooc 注意避雷




据说打游戏是找对象的一大途径,但是对于35岁的单身汉埃尔文史密斯而言,游戏是为了获取更大的成就感。作为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工作严谨细致,但是闲暇的玩乐也必不可少。午休时间是埃尔文固定游戏的时间,奈尔和米克也是游戏的爱好者,三人臭味相投,玩起游戏不管三七二十一,嗓门大如雷鸣,遭同事白眼无数,依旧不知悔改。念在三人工作能力较强,不敢公开吵架,也就此作罢,习惯了午后的嘈杂。
埃尔文由于长期以来仔细钻研游戏,技艺超群,百战百胜,为此成为不少游戏少女的网络男神,整天“小哥哥”地叫着,全然不顾对方是个成熟的大叔,看得米克和奈尔羡慕不已。
然而......
不同寻常的是,埃尔文被一个迎面而来,气势汹汹的家伙秒杀,并遭到对方无情的嘲讽,“嘁,60级的家伙怎么像个10级的渣。”然后扔出一个粪便的表情。
奈尔和米克一个捧腹大笑,一个猛捶桌子,埃尔文黑了张脸。“埃尔文,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让我笑会...”虽然埃尔文最恨的就是认输,无论是工作还是游戏,但是那人简单粗暴,干净利落地干掉自己的动作让埃尔文心生佩服,急切地想要认识对方或者拜大佬为师。

这游戏真是越来越没有意思了。
利威尔正想着卸载游戏,从此开始新的人生,然而手机“叮咚!”响起。
[Mr.Smith请求加你为好友]
利威尔挑眉,这不是那个60级的渣渣么。
【拒绝】

[Mr.Smith请求加你为好友]
【拒绝】
[Mr.Smith请求加你为好友]
【拒绝】
[Mr.Smith请求加你为好友]

.........这人到底有完没完啊

【同意】

Mr.Smith:你好😄这里是埃尔文史密斯
Leviathan: 有屁快放
Mr.Smith:不得不说您刚才那一招真的非常厉害,一秒就把我搞定了,在下佩服
Leviathan: 说得像是你不好干掉似的
Mr.Smith:刚才看了一下您的资料,原来是女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游戏打得这么好的女性

女性?
利威尔回忆当初在韩吉的热烈请求下下载了此游戏,随意填写了资料,还未看清就已提交资料,想回过头来改性别时,被告知性别无法修改。
利威尔并不在意,下载游戏纯粹是为了娱乐,但是每天都被各种奇葩骚扰也很烦躁。

Leviathan: 那是你鼠目寸光,别仗着你级别高就整天女性女性的乱叫

利威尔想捉弄一下这个讨人厌的家伙。

Mr.Smith:您教训的是...如果我说错话了,请原谅。
Leviathan :哼

这是个不太好的开始,不久之后埃尔文提出组团开战,并且有空时与埃尔文练习对战。在被猪队友坑与对方强大的实力夹击下,利威尔与自己的默契配合总是突破困难,胜仗常有。与利威尔对战时,埃尔文几乎每次都轻易败在利威尔手下,但是利威尔没有就此失去兴趣,依然准时应约。
埃尔文一开始觉得对方高傲自负,难以相处,经过时间的检验,埃尔文发现对方其实是一个温柔,充满耐心的人,埃尔文对他的好感不断提升。

Mr.Smith:话说,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利威尔拨动键盘,手指停在【发送】,然后立刻把“利威尔”删去,换成“里维”。

Mr.Smith:里维吗,女孩子叫这么霸气的名字,果然人如其名😁

.........情商这么低,活该单身,你应该庆幸我没有说莉莉安
Leviathan:别笑的这么恶心

“你最近是怎么了,整天笑得像个恋爱中的傻子。”埃尔文回过头来就看到米克厚厚的刘海,米克借机扶住埃尔文的肩膀,嗅了嗅埃尔文的脖子,“没有女人的味道。”
“别费劲了,埃尔文是打算打一辈子光棍。”奈尔与埃尔文同岁,眼下已经有一个孩子,玛丽也怀了二胎,已经六个月了。想起来就自豪不已。
-----------------
2018.7.14 19:00
Mr.Smith:.我要超级酷,但是如果你和我聊天的话,我可以不酷那么一小会儿。
Leviathan: .....无聊

2018.7.15 18:00

Mr.Smith:我觉得你今天有点怪,怪可爱的
Leviathan: 再说就拉黑

2018.7.16.12:00
Mr.Smith:自从你第一次跟我说早安,我就决定以后每天还你一个早安。
Leviathan:大中午了,白痴
Me.Smith:午安🌚🌚🌚

也不知是从哪复制的土味情话,埃尔文只觉得对方的反应十分有趣,明明被恶狠狠的回复,却总是在恶言相向里隐藏的意味不明的可爱。
埃尔文闷笑一声,放下手机,提笔工作。“怎么?今天不玩游戏了?”米克端起茶杯。
“不了,偶尔也要休息一下。”埃尔文微笑,将目光集中在纸笔。与其说是在工作,不如说是为了转移注意力。埃尔文觉得自己中了毒,竟然在强撩利威尔时把自己也坑进去了,有时候甚至想着应该自己亲手写一段话给利威尔,可能真的会被拒绝,那真是惨极了。
不,想要的东西不管通过什么方式都要得到。
如果拒绝,那就死缠烂打,到对方答应为止。
埃尔文明白利威尔不是几句情话就上钩的蠢女人,但是隔着屏幕,埃尔文无法当面将心声传达给对方,也无法付出实际行动感化对方,他也明白利威尔不可能接受别人的东西,因此更无法通过寄礼物让利威尔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通过语言慢慢打动对方,即使很有可能被拉进黑名单,但他相信利威尔不会。

Mr.Smith: 我们从未见面,但是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里维
埃尔文很想吐槽一下自己,阅读了这么多书籍,面对利威尔就词穷,完全表达不出真实感情。
是啊,他们从未见面,也许隔着十万八千里,埃尔文还是想看看她长什么样子,想陪在她身边,想抱一抱她。

屏幕另一边的利威尔也不那么好受,作为一个直男,被一个大男人说喜欢,感到一阵恶寒;装成一个女人,无意中欺骗别人的感情,感到罪大恶极。

Leviathan: 你是在开玩笑吧
原本收到回复的埃尔文很开心,下一秒笑脸消失殆尽。

Mr.Smith: 我是个拿这么重要的事情开玩笑的人,还是说我只是一个笨蛋
Leviathan: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很惊讶
Leviathan: 放弃吧,我们是不可能的

罪恶感就像沉重的巨石,但是他不能欺骗别人的感情,如果决绝地拒绝可以打消埃尔文不切实际的想法,那么这一定是个无悔的选择。

手机提示不再响起,利威尔检查一番手机,聊天页面没有变化,埃尔文没有回复。
利威尔打开已经很久未看的电视,等待手机提示,利威尔调到好友最爱的电影频道,装模作样地看了半截电影,实际上什么内容也没有进入大脑,打开手机一看,已经过去50分钟,埃尔文依然没有回复。
大概是放弃了吧,看来也只是玩玩吧。
利威尔总算是松口气,心满意足地睡去。

TBC

未经过同意擅自养小狗的团长与犯洁癖的兵长

凯米拉:

墨遥:

[复联锦鲤系列√]

[戳小红心小蓝手和关注都会得好运啦!(臭不要脸hhh)]

[明年就是自己了QAQ突然紧张求保佑QAQ]

你们有一个共同点,总是不经意间美到让人哭泣

官方的你是最美的

你的帅是无法掩饰的

你是我的王(ABO/生子/ooc)

Chapter8
门被推开的瞬间,正忙着收拾东西的两人立刻警觉地停下来,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型才放心下来。
“在人们都逃到地下街的时候,你居然在地面,你是怎么想的?”法兰不再温和,“而且还在外面待了两天?我们甚至以为你出事了。”伊莎贝尔对脸色明显不太好的利威尔露出担忧的神色,从怀中拿出一把匕首示意利威尔他们正打算去找他。
利威尔有些尴尬,装作没有听见法兰说话,抬起袖子已经破损的手臂,自顾自的抱怨:“地下街不是难民所。”之前为了逃出王宫,都还没来得及打量自己这副样子,现在看到被某人粗暴地撕碎的袖子,还是忍不住想换一身衣服。
利威尔打开破旧的箱子,里面装满了被整齐叠放的衣服,挑出一件白色衬衫时法兰已经走进他的房间,随之门被轻轻地关上。
“你身上的味道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利威尔停下动作,转过头递给法兰一个冷冰冰的眼色。
“哈...”颤抖的声音让他的笑看起来有些酸涩,他注意到利威尔脖颈上的伤口,收敛了笑意,“那个人强迫你的?”
“不是。”幽深的眼珠沉沉浮浮,“是我自愿的。”
法兰沉默片刻,但还是觉得说点什么更好,“虽然我知道你在撒谎,只要这是你的选择,我尊重并且支持你。”捏紧了拳头,强迫自己不去触碰对方的伤口,“当然,我不会轻易放过对你不好的人,我希望我的放手是值得的。不过,从味道上来看,他应该是个挺强大的Alpha,或许比我这个Beta更适合你。”他很自然地将手臂搭在利威尔的肩上,露出了和平时一样的痞笑,“要知道我可不是那么容易把喜欢了好几年的人让给一个陌生人。”
利威尔抱着衣物沉默,僵硬的脸终于柔和下来,“多谢,臭金毛。”

门外的惨叫和人群涌动的声音穿过墙壁,法兰有些疑惑,透过门缝,他看到逃窜的难民和几个穿着盔甲的士兵。
“是发生了什么吗?让我看看!”伊莎贝尔一直都是个充满好奇心的人,利威尔却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那几个士兵很快注意到了这边。
利威尔身体快过意识,一把拉过在门后观望的两人,“你们两个,快给我藏到床底!”
“喂你...”法兰显然不同意利威尔的想法,利威尔二话不说,将两人推进房间,反锁,“那群人是冲着我来的。”
“我们不是废物,不需要你这个omega保护!”
“闭嘴。”
“......”

“你闻到了吗?这附近貌似有什么味道。”
“好像是国王的..难道?”这几个士兵像觅食的野狗,东闻西嗅,试图找到一丝微不足道的线索,最后他们把目标锁定在角落的门框。
“嘿,你看我找到了什么。”一个士兵露出恶心的笑容,像发现一块美味的肉,其他士兵也跟着他慢慢接近那扇弱不禁风的门。
利威尔从容地站在门边,门被粗暴的推开时他手中的匕首像半月一样划过被盔甲层层包裹地身上唯一暴露皮肤的脖项,首先闯入的士兵放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紧接着只能死命地捂住脖子大口喘气。身后的士兵想要冲上来给这个不知好歹的omega一阵教训,被不费吹灰之力地拿下。
利威尔踩上其中一个士兵的肚子,脚移动到士兵已经肿胀的跨部,被冒犯的怒意让利威尔狠狠踢向那个丑陋不堪的地方,忍住恶心感抓住士兵的头盔,将冰凉的匕首抵在士兵的脸上。
“我是不是应该废了你的老二?”疼痛仿佛消失,士兵只觉得全身都冒着冷汗,眼看匕首就要刺向自己的命根子,对方的动作却戛然而止。
“怎么样?女王给的omega捕捉剂是不是很棒?哈哈哈哈..”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来的士兵裂开嘴巴,扭曲的表情十分瘆人。
该死的……这不是艾伦的士兵。
“大呜呜呜!”激动的伊莎贝尔被法兰捂住嘴巴,两人透着门缝看了全过程,“嘘...”法兰将中指立在嘴唇前。
士兵推倒昏迷的omega,“尽快把他交给女王陛下,我们真是赚到了哈哈哈哈哈!”

TBC

【艾利】 藏遇(飞行员坠机梗)(上)

*英国飞行员艾伦*藏族人利威尔

*送给@阿慧小可爱 的礼物
*开头梗来自电影《西藏往事》

带我高飞,我将引亢高歌。----《My Demons》


1942年,藏云边界。

这里没有居住的人,只有几个暂时停驻的英国士兵。这里没有动物的叫声,只有嘈杂的战机轰鸣。这里没有丰富的植被,只有裸露的巨大山脉。
机舱突然被打开,艾伦扯一下衣领,尽力忽略高原惠赠的晕眩感,从两边摆满货物而留出的窄小通道走过,手指划过包裹物资的网纱,迷茫的环顾一圈,然后踏出机舱。
“你们确定是这架飞机?”艾伦跳下台阶,卡在军绿色三角帽里棕色发丝随着动作摇晃。
“是的,长官。”身边几个相对矮小的士兵对眼前高大的飞行员敬礼。
“它还能飞行吗?”艾伦将信将疑地望着竖立在眼前的一排巨大雪山,雾气将天空遮掩。
“当然,它还可以飞过喜马拉雅山脉。”
“是么。”艾伦无奈地笑着。
---------------------------
飞机剧烈地摇晃起来,空速表的秒针胡乱的摆动,并且发出尖锐的警报。飞机在下着滂沱大雨的空中急速下冲。
“该死,我们脱离航线了,我现在看不到位置!”负责驾驶飞机的人拍打着已经失控的仪器,“我正在尽力修正偏流导航,但是不起作用。”因为飞机的晃动,艾伦无法动弹,只能死死抓住舱壁。
“我们正在急速下降!快把物资全部卸掉!”艾伦快速跑向货物,并且费力地拉开舱门,一个赶过来帮忙的士兵突然被从舱门卷进来的巨大气流推下飞机。
“罗伯特!!”艾伦对着友人降落的方向无力的嘶吼。
“现在你的跳伞高度已经不够了!”驾驶员拉扯着耳机,“你赶紧背上降落包离开这里!”他将绑在身后的降落伞包递给艾伦,“再见伙计,祝你好运!”
“什么?!杰克,你要做什么?!”艾伦觉得自己拿着背包的双手在颤抖。
“快跳!一!”驾驶员拿出手枪。
“二!”他将手枪抵上太阳穴。
“三!”艾伦背上降落伞包,迅速跳下飞机。

雨水无情地击打在他的身上,军绿色的战服被染成深色,雨水划过睫毛,融进眼角的感觉有些酸痛。但是他不能伸手去擦,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尽全力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他甚至无法回头再看一眼也许早就死在飞机里的同伴。
他不知道自己在空中降落了多久,直到降落伞撑破背包,在空中迅速膨胀,之后他听到了巨大的响声,他明显得感觉到心脏在收紧,回忆像放映机一样冲击大脑,从加入兵团到一起训练到永别的笑容。
事实上,早应该料到结果。从自己得知在此地坠毁的飞机数目后的一串零,就该放弃这个念头。他捏紧背带,在空中撕心裂肺的痛哭。
接触地面的那一瞬间,脚底一软,缠着变得蓬松的降落伞在雪地上连滚几圈。警报的声音还在脑中盘旋,艾伦右手撑住头部,轻轻摇晃一下头部,待到那尖锐的声音慢慢减弱,他冷静下来,思索自己身在何处。他的眼里只有一片空白,按压在地面上的手掌被冰雪亲吻,有些刺痛。
他抬头张望,之前离他还有一段距离的雪山现在就站在他的面前。从山上散开来的寒气袭卷他衣衫单薄的身体。地面的积雪被他粗暴地摩挲,如果不赶紧找到安身的地方,他将会死在这片人烟罕至的冰原。地面越来越陡峭,一个不稳,身体立刻向后倾,结果整个身体被积雪带着从高处滑下,有时磨蹭到尖锐的石块,惨叫响彻山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阳光也越发强烈,照在雪地上,被毫无保留地返还,艾伦感到眼前一片混沌,这更是加重了艾伦的焦虑,即使大吼大叫,也无法让视野变得清晰。在雪山之间,他就像一个迷失方向的盲人,张开手臂试图靠着触摸摆脱困境。
风雪越刮越大,艾伦的步子越来越沉重。艾伦锤着自己的胸口,窒息的感觉挤压在胸腔。
他向来不是一个软弱的人,风雪越大,他前进的速度越快。就正如他朋友所说的那样,这个家伙就是执意要和恶魔对着干。
风雪在他的耳边呼啸,他却能从中听出朋友的笑声,从飞机的发动机中传来的声音。他不自觉地裹紧身上的衣服,即使视野模糊,他却能看见坠机的朋友整齐地站在他的面前,对他笑,骂他是个急着送死的混蛋。
让他盘旋的一个小时,对他来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束光从湖面反射,一点一点地闪进艾伦没有聚焦的眼睛,他突然很兴奋,连忙奔向眼前一片模糊的蓝,顾不上被冻红的手,急切地捧起湖水,送入口中。
不知是被兴奋冲昏了头脑,还是长途跋涉用尽了力气,他一头栽在湖边。
一双靴子落在他的耳边,上面传来一阵轻轻的叹息。

-----------------------
“祝你好运,伙计....”
艾伦难受地扭动身子,额头布满汗水。
仿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慢慢睁开眼睛。视线依旧模糊,但是他能清楚的看到一个暖色的点。艾伦眨了几下眼睛,那个点依然一动不动地粘合在视野的正中央。他有些诧异地伸手,试图触摸到那个点。正如它的颜色一般,当他将手心与点重合,暖意从掌心蔓延,慢慢地将身上的寒意驱逐。
这种温度让他留恋,于是他逐渐向那靠近。
就要碰到了。
手臂突然被人粗鲁地握住,“喂,我说你这家伙,你想把锅打翻么。”利威尔感觉到自己握住的手臂僵硬了一下,然后那家伙依旧不怕死的把手伸向火堆。
一记重拳落下脸上,艾伦被突如其来的力量击回床榻,准确来说,他躺回一些破布和动物的皮毛上面。
利威尔看着那洋人茫然地眨了下空洞的绿宝石,下意识地摊开手掌,在他眼前晃上一番,青年依然只是眨着有些红肿的眼睛,对他的动作毫无反应,于是觉得自己的猜测已经十分有把握。
“你这家伙,不会是雪盲了吧?”突然想到对方也许不能听懂自己在说什么,索性叹了口气,“真是个麻烦的小鬼。”
利威尔端来一碗牛奶,扳开艾伦的眼皮,用手指沾了一滴牛奶,滴进艾伦的眼睛。
清凉的感觉传进大脑,竟有些享受。下一秒,他就像无用的物品被人抛弃在一边。就这么一会,帐篷里像失去了生命的气息,安静到让人惊悚的地步。
“Who ...are you?”艾伦还是忍不住试探,果然,帐篷里立刻传来衣服摩擦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