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gel im Kafig

现在团兵only

你是我的王(ABO/生子/ooc)

Chapter5

在之后的每一天,两人都会在那个花园见面,开始不同的行程。

有时候,两人会骑着马,在草原上奔腾,享受风从身上穿过,划成碎片从两边散开的刺激。仿佛疾驰在狂风暴雨里,巨大的呼啸声回响在耳边,烈日无情的燃烧身躯。

艾伦总会跟在利威尔身后,看着他的黑发随着马身的颠簸上下摆动,雪白的后颈时而露出,时而被后脑的头发遮掩。

有时候,两人会坐在房顶,黑夜中伴着万家灯火,欣赏散乱在夜空的繁星。在稀疏的虫鸣中,偶尔来几句简短但又意味深长的话,也是难能可贵的。

艾伦总会静静坐在旁边,用余光看着利威尔被灯光照耀得柔和的侧脸,细细打量黑暗中的轮廓。

有时候,两人会不顾一切地爬上荆棘密布的山,只是为了站在悬崖边欣赏转瞬即逝的日落。

艾伦总会站在利威尔身后,一面欣赏落日的光辉照耀山林,燃烧天空的美,一面感受被暗金阳光包围的温暖。

他不自觉地看向利威尔,心脏有些闷疼。

他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能维持多久,不知道以真实面目与利威尔相处的日子还剩多少,不知道战争什么时候打响。

他甚至希望自己能够和利威尔坐在悬崖边,互相依偎着,完全融入这份景色,什么也不用做,不用想。

--------------------

幽静的山林里不停的回响马蹄声,艾伦将马停到一个无人问津的角落,然后带着一身疲惫,从小径走向王宫。

“陛下!!”罗宾一见到艾伦就急的浑身发抖,然后下跪反复的磕头。

“快起来...你这是怎么了……”艾伦拉罗宾起来。

罗宾抓住艾伦的袖子,“陛下,今早利昂纳德的士兵占领了我国北部的部分地区,然而对方实在是强大,兵员也很多,我方死伤惨重,还是没能夺回...”

啊,该来的还是要来了吗。

艾伦搭上罗宾的肩膀,“不用担心,我会拼尽全力保护整个国家,”艾伦严肃地微皱眉头,金色的眼珠格外明亮,“就算献出我的生命。”

看来有的事情不得不做了...

----------------------

一大早,利威尔就已经在花园的门前等待了。

今天的一切都很反常,除了满街拿着行李地处逃窜的人,从远处冒出的浓烟,还有艾伦难得的迟到。

有一种很强烈的不祥的预感,其实他应该早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总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让他平静下来在这里等待。

远方的嘈杂越来越明显,他的心也越发紧张,下意识地紧握腰间的匕首,然后紧接着是马蹄的轰响,看样子有很多士兵赶来了。

利威尔响躲进灌木丛里,然而眼前这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让他动弹不得。

艾伦穿着纯白的长袍,袍子的金边和头顶的王冠闪闪发亮,骑在马上的样子就像天下供奉的神灵。

利威尔转身就走,艾伦下马,去抓他的手臂,利威尔甩开。

“我可从不知道你是国王。”

“你要离开我了吗。”

利威尔不说话,他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里。艾伦跑过去把他揽在怀里,长袍蹭在利威尔身上。

“跟我走。”

“你他妈放开我。”利威尔用尽浑身的力量仍然难以挣脱,不得已拔出匕首,在空中划出圆润的弧度,艾伦放开他,捂住流血的手臂。几个士兵想冲上去把利威尔拿下,统统被艾伦拦下。

“看来我不得不这么做了。”艾伦咬住嘴唇,“让我等了这么久,也该偿还了吧。”

随即释放出大量的Alpha信息素,身边的士兵十分烦躁,利威尔暗叫不好,然而一波又一波信息素让他两腿发软,穴--///----口冒出散发迷人香气的液体,全身燥热。

已经达到目的的艾伦逞其不注意一记手刀落在利威尔的后脑,利威尔马上晕过去。

察觉到周围士兵的不安分,艾伦低声警告,“谁敢靠近我就杀了谁。”然后疾驰,奔向王宫。

TBC

评论(1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