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gel im Kafig

现在团兵only

夜上海(短篇完结)

人烟稀少的巷子里充斥着响亮的脚步声。

“快抓住他!”
“别让他跑了!居然敢拍王老爷!要是抓住他一定要往死里打!”

利威尔护住怀里的相机,从一个不知名的黑暗小道逃出,几个身材高大的黑衣人向他追来,像几匹饿狼在追杀落荒而逃猎物。他离开巷子,向人潮拥挤的街市跑去,繁华的街市是掩护自己的最佳地带。虽然打架对于利威尔来说不算什么难事,但在对方人数多的情况下,还是处于劣势,况且保护相机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夜晚的上海是著名的“不夜城”,即使夜幕降临,也永远灯红酒绿,嘈杂拥挤。穿着鲜艳旗袍的妇女挽着穿着西装的男人,拉着黄包车的车夫在马路上穿梭,偶尔开来一辆豪华的黑色轿车。
但是利威尔无心欣赏,直到一股剧烈的光亮充满视野,他才停下脚步。

---“大上海”

这里是上海著名的舞厅。身后的怒骂越来越靠近,利威尔身体快过思考,毫不犹豫地跑进舞厅,留下热闹的街市和墙上的歌女海报。

“夜上海 ,夜上海 ,你是个不夜城。华灯起 ,车声响 ,歌舞升平。”利威尔跑进走廊,直奔大厅。

“只见她 ,笑脸迎 ,谁知她内心苦闷。夜生活 ,都为了 ,衣食住行。”他绕过向他问候的服务生,绕过拥挤的餐桌,绕过在舞台前跳交际舞的男女,跑向后台。

“酒不醉人人自醉,胡天胡地蹉跎了青春。”后台正在化妆的舞女看到突然闯进的利威尔,梳子口红掉了一地,纷纷向利威尔投来疑惑的目光。

“抱歉,我是申报的记者,我现在需要在这里躲避一会。”利威尔拉开试衣间的帘子,“打扰了。”

“没关系,没关系。”舞女们看到这个眉目清秀的男人,红了脸。

那几个黑衣人闯进了舞厅,打碎玻璃似的声响让餐桌旁欣赏表演的客人们回过头。其中一个黑衣人抓住路过的服务生,“有人藏在这里,告诉你们老板,我们要找人。”这个叫让的服务生颤抖着去照武爷,康尼看到这场景,连忙跑进后台。

“不好!外面有几个保镖来我们这里找人!”舞女们都惊慌失措。

“姑娘们,别慌!快给那位先生上妆!”韩吉把梳妆台上的几件五颜六色的裙子递给舞女们。舞女们接过东西,把裙子塞给利威尔,然后一起帮忙给利威尔化妆,并丢了一双高跟鞋给他。

从试衣间出来的利威尔捏着五彩的裙角,别扭地踩着高跟鞋,表情怪异。“真是很合适呢,哎呀!胸别挡住,会更容易被发现的!”舞女们看到利威尔的样子赞叹道,也有几个在旁边偷笑。利威尔不耐烦的扯下胸前的布,但还是道谢,“谢谢大家,请帮我保护相机。”

“没问题!”舞女们都十分热情,“我们会把它藏起来的。”利威尔总算松口气,眼睛瞟过镜子里不男不女的自己,烦躁的别过头。

激烈的掌声突然从外面传来,“下面有请红牡丹组合的.......”

“姑娘们快点!到你们上场了!”韩吉赶紧督促围在男人身边的舞女们。

一个叫佩特拉的舞女抓住利威尔的手,“你一会就跟着我的舞步,绝对不会被发现的。”
“嗯。多谢。”

音乐瞬间变成了响亮全场的交响曲,灯光变化莫测,所有的人都十分期待接下来的表演,不管是买醉的中国人还是穿着军装的洋人。

“耶格尔少爷,你看这排场如何?”武爷抽出嘴里的烟杆子,呼出弥散的烟雾。他身边的青年摇晃酒杯,半寐双眼,细细地品尝。

“我觉得还不错,就要看接下来的表演如何了。”待到灯光稳定下来,艾伦眼睛突然放光,舞女们伴随着乐曲三三两两得踏上舞台,相互搀着,头顶各色的羽毛在灯光下十分耀眼。

乐队奏响新的音乐,所有的舞女都高抬着腿,有节奏地扭动身体。利威尔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把自己夹在中间的佩特拉和萨沙带动,十分别扭地随着她们动作。

脚底的鞋跟左摇右摆,利威尔皱着眉头,内心大骂着该死。

艾伦轻笑一声,“有趣。”他的目光定格在那个全身都写满烦躁的舞女身上,他泯了口酒,嘴角上扬。舞女们都在卖力地表演,但是艾伦看不到。

感受到热烈的视线,利威尔循着感觉扫视观众,然后他对上了一双金色的眼睛,那双眼睛也毫不示弱地与他对视。利威尔现在本来心情就很糟,这么一看,他就把所有的不快融入眼神,狠狠投向那个方向。身边的佩特拉感觉到利威尔的异常,抖了一下利威尔的手臂。

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恨了,艾伦哭笑不得,他笑着摇了下头,显得无奈。武爷看到艾伦的神色,有些忍不住发问,“耶格尔少爷是看上我们这里的那个姑娘了吗?”武爷眯着眼睛笑。

“我看那个小妞倒是很有趣。”艾伦放下手中的酒杯,身体向后倾,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双手环抱在胸前。武爷也看着舞台,却突然坐直了身子,眼睛睁大。

“我想,我一会要去一趟后台。”节目就要结束了,艾伦云淡风轻地说出这句话。

“武爷。”让走过来,对着武爷的耳朵说了几句悄悄话,然后武爷马上离开了座位。




节目已经结束,利威尔跟着舞女们走回后台。艾伦目送那行彩色的身影,然后起身走向那个方向。

“你刚刚怎么回事啊。”佩特拉帮利威尔擦掉脸上的妆,有些埋怨,“你差点就被发现了。”

“你已经被发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佩特拉回过头,重重的巴掌扑面而来,佩特拉因为冲击,后背磕在梳妆台,嘴角流下一丝鲜血,两只腿无力地弯曲,利威尔和几个舞女快步过去搀扶。

“胆子真大,也敢在我这里藏人了?”佩特拉艰难地睁着一只眼睛,利威尔扭过头,盯着武爷,眼神里是前所未有的冷漠与杀气。被这种眼神盯住,就算是普通人也会气急败坏,何况是在上海大名鼎鼎,势力雄厚的武爷。

“你算个什么东西?”武爷一拳袭向那张让他愤怒的脸,但是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臂。

“武爷息怒。”武爷转身就看到那张人畜无害的笑脸,然后用力甩开握住自己的手,“耶格尔少爷,别以为你父亲是司令你就可以在这里胡作非为。”

“武爷。”艾伦搭上武爷的肩膀,“我们做笔交易如何?”艾伦勾起嘴角,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哦?”武爷听到这句话,倒是有了几分兴趣。

“若您答应我保护这位姑娘,我每天都会派人光顾大上海,并且大力宣传大上海的好。若您主动交出这位姑娘,我就和您对着干。还有,请您不要迁怒其他人。”艾伦直直的盯着武爷的眼睛,“这对您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哦。”

武爷面无表情地看着艾伦,突然大笑,“哈哈哈哈,好,好,”艾伦也轻轻笑出声,“这可是你说的啊,耶格尔少爷,你可不要食言。”

“哈,当然。”艾伦松开武爷的肩膀,向前拉起利威尔的手,“起来,姑娘。”

“你是瞎子吗。”艾伦听到对方成熟低沉的声音后完全愣了神。

“那个该死的记者就在这里!”几个黑衣人终于找上了门来,然后视线全投向身边的艾伦上,“原来是耶格尔家的少爷,看在少爷的份上,只要你交出相机,我们就放过你。”

利威尔用眼神示意艾伦,但是艾伦却出人意料的说:“快去把相机拿来。”

“哈?你他妈再说..”“快去!”艾伦突然紧握利威尔的手,利威尔还是不情愿的把相机拿给艾伦,并且恶狠狠地说道,“你给我记住。”

艾伦把相机交给几个黑衣人,达到目的的黑衣人检查了胶卷,然后大笑着离开了。这次艾伦看向武爷,武爷立刻叫上保镖上去追赶。

“哈。”艾伦突然悟者嘴巴笑,利威尔更气了,“你笑什么?”然后突然感到什么东西到了自己手上,低下头一看,是胶卷!

利威尔更加疑惑,但更多的是激动,“你这是..?”

“临时调了个包而已。”艾伦有些调皮地吐下舌头,“我只是拿一个朋友的结婚照的胶卷去换了,看来下次只能陪人家了…不过,”艾伦抓住利威尔的手臂,“作为补偿,你今晚得陪着我。”

“哇~”舞女们十分配合的尖叫,“在一起!在一起!”大家都开心的拍手,“开什么玩笑!我是个男人!”艾伦却一把抱住利威尔,“我不管。”然后消失在大众的视野。

“晓色朦胧 ,转眼醒 ,大家归去,心灵儿随着转动的车轮。”艾伦打开留声机,放出董璇的《夜上海》。“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今夜很适合播放这首歌。”

“换一换 ,新天地 ,别有一个新环境。回味着 ,夜生活 ,如梦初醒。”艾伦把利威尔扔在床上,为他脱下还未来得及换的裙子,“嘁,真啰嗦,要做就快一点。”

“酒不醉人人自醉,胡天胡地蹉跎了青春。”艾伦吻上那两片唇瓣,利威尔环住艾伦的脖子,给予回应。

“晓色朦胧 ,转眼醒 ,大家归去
心灵儿随着转动的车轮。换一换 ,新天地 ,别有一个新环境,回味着 ,夜生活 ,如梦初醒。”美丽的歌声伴随着浅浅的低鸣,消失在上海的夜色。

----------------------

第二天。

“号外!号外!王老爷因武器走私当场抓获!”卖报的小孩满大街的大喊。周围拿着报纸的路人指着照片上丑陋的脸,发出啧啧的声音。

《申报》:1932年5月27日,王路雄因走私武器被捕获。

“干得不错,利威尔。”对于利威尔的成功,埃尔文十分满意。

“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利威尔!”听到熟悉的声音,利威尔转身,艾伦正站在报社的楼梯上向利威尔招手,“我们今天去大上海吧!”

“嘁,麻烦死了。”利威尔拿起外套,向那位青年走去。艾伦微笑着搂住利威尔,离开报社。

夕阳的余晖斜穿上海的大街小巷,撒向每一个忙碌的人,大上海的常客都知道,自那以后,耶格尔少爷和那位英勇的记者每天都会受武爷的邀请。

END

评论(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