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gel im Kafig

现在团兵only

你是我的王(ABO/生子/ooc)

Chapter8
门被推开的瞬间,正忙着收拾东西的两人立刻警觉地停下来,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型才放心下来。
“在人们都逃到地下街的时候,你居然在地面,你是怎么想的?”法兰不再温和,“而且还在外面待了两天?我们甚至以为你出事了。”伊莎贝尔对脸色明显不太好的利威尔露出担忧的神色,从怀中拿出一把匕首示意利威尔他们正打算去找他。
利威尔有些尴尬,装作没有听见法兰说话,抬起袖子已经破损的手臂,自顾自的抱怨:“地下街不是难民所。”之前为了逃出王宫,都还没来得及打量自己这副样子,现在看到被某人粗暴地撕碎的袖子,还是忍不住想换一身衣服。
利威尔打开破旧的箱子,里面装满了被整齐叠放的衣服,挑出一件白色衬衫时法兰已经走进他的房间,随之门被轻轻地关上。
“你身上的味道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利威尔停下动作,转过头递给法兰一个冷冰冰的眼色。
“哈...”颤抖的声音让他的笑看起来有些酸涩,他注意到利威尔脖颈上的伤口,收敛了笑意,“那个人强迫你的?”
“不是。”幽深的眼珠沉沉浮浮,“是我自愿的。”
法兰沉默片刻,但还是觉得说点什么更好,“虽然我知道你在撒谎,只要这是你的选择,我尊重并且支持你。”捏紧了拳头,强迫自己不去触碰对方的伤口,“当然,我不会轻易放过对你不好的人,我希望我的放手是值得的。不过,从味道上来看,他应该是个挺强大的Alpha,或许比我这个Beta更适合你。”他很自然地将手臂搭在利威尔的肩上,露出了和平时一样的痞笑,“要知道我可不是那么容易把喜欢了好几年的人让给一个陌生人。”
利威尔抱着衣物沉默,僵硬的脸终于柔和下来,“多谢,臭金毛。”

门外的惨叫和人群涌动的声音穿过墙壁,法兰有些疑惑,透过门缝,他看到逃窜的难民和几个穿着盔甲的士兵。
“是发生了什么吗?让我看看!”伊莎贝尔一直都是个充满好奇心的人,利威尔却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那几个士兵很快注意到了这边。
利威尔身体快过意识,一把拉过在门后观望的两人,“你们两个,快给我藏到床底!”
“喂你...”法兰显然不同意利威尔的想法,利威尔二话不说,将两人推进房间,反锁,“那群人是冲着我来的。”
“我们不是废物,不需要你这个omega保护!”
“闭嘴。”
“......”

“你闻到了吗?这附近貌似有什么味道。”
“好像是国王的..难道?”这几个士兵像觅食的野狗,东闻西嗅,试图找到一丝微不足道的线索,最后他们把目标锁定在角落的门框。
“嘿,你看我找到了什么。”一个士兵露出恶心的笑容,像发现一块美味的肉,其他士兵也跟着他慢慢接近那扇弱不禁风的门。
利威尔从容地站在门边,门被粗暴的推开时他手中的匕首像半月一样划过被盔甲层层包裹地身上唯一暴露皮肤的脖项,首先闯入的士兵放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紧接着只能死命地捂住脖子大口喘气。身后的士兵想要冲上来给这个不知好歹的omega一阵教训,被不费吹灰之力地拿下。
利威尔踩上其中一个士兵的肚子,脚移动到士兵已经肿胀的跨部,被冒犯的怒意让利威尔狠狠踢向那个丑陋不堪的地方,忍住恶心感抓住士兵的头盔,将冰凉的匕首抵在士兵的脸上。
“我是不是应该废了你的老二?”疼痛仿佛消失,士兵只觉得全身都冒着冷汗,眼看匕首就要刺向自己的命根子,对方的动作却戛然而止。
“怎么样?女王给的omega捕捉剂是不是很棒?哈哈哈哈..”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来的士兵裂开嘴巴,扭曲的表情十分瘆人。
该死的……这不是艾伦的士兵。
“大呜呜呜!”激动的伊莎贝尔被法兰捂住嘴巴,两人透着门缝看了全过程,“嘘...”法兰将中指立在嘴唇前。
士兵推倒昏迷的omega,“尽快把他交给女王陛下,我们真是赚到了哈哈哈哈哈!”

TBC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