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gel im Kafig

现在团兵only

【团兵】蝙蝠魔


*可能含生子 雷者慎入!!!

*年下团*不老蝙蝠利



1、




     “地址真的没有写错吗?怎么会有人住在这种地方....”小埃尔文捏着皱巴巴的纸条,胳膊夹着一本厚实的书。


     埃尔文的父亲是村里小学的老师,原本应邀和老友去城里拜访师长,但是学校里突然有急事,召集了所有的老师开会。受父亲的委托,埃尔文帮父亲送信并将赔礼送到老友家中。


      老友住在一座无人问津的山里,距村庄有一段距离。埃尔文沿着一条废弃的火车轨道,爬上跨河大桥。


       习惯了一个人居住的利威尔不再计较孤独,按时扫除是每天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刚爬上梯子打算清理结了蜘蛛网的天花板,脚步声和轻微的呼吸声逐渐从远处向小屋接近。


      房子正在长着稀稀落落的草木的山脚下,是一座普通的只有两层的旧屋子。埃尔文对照一下纸片上的地址,确定无误后敲响了门。


      “请问荣格先生在吗?”


        有序的敲门声和稚嫩的询问响起,便可推出门外的家伙并不具备强大的攻击性。即使如此,还是阻止不了油然而生的警惕。毕竟,这间屋子早已被他第一任主任废弃已久。


        门外站着一个孩子,细软的金发轻轻贴在小小的头颅。小孩子穿着棕色的毛背心,衣领处佩戴着透蓝的波洛领带,看起来彬彬有礼,人模人样。埃尔文咕溜转着蓝色的大眼睛,礼貌地对利威尔微笑,没有注意到利威尔眼里一闪而过的惊喜。


        “进来再说。”已经不管什么先生是谁,小孩柔嫩的皮肤勾起了很久未吸食人血的恶魔的食欲,待小孩点点头,走进屋子,利威尔关上门,示意小孩坐下,然后装模作样地给小孩倒了杯水。


         “谢谢!不过我不喝陌生人给的水,真不好意思。”小孩子抱歉地笑笑。


         “没事。”控制不住视线朝着小孩子的脖颈倾斜,青色的血管如藤蔓环绕,隐约藏在白皙的皮肤下。利威尔悄悄舔了嘴唇。


          “先生不在家吗?”开门的男人看起来很年轻,因此埃尔文肯定他并不是父亲的友人。


           “你说的那个人早就搬走了吧,现在这个房子是我的。”


            “原来是这样。”埃尔文起身,“那就不打扰您了,谢谢您的招待。”


             “等等,先别走,已经很久没人来这了,你能陪我说说话吗。”


             “好的..”只见小孩子有些不情愿地坐下,但是依然保持微笑的样子既别扭又可爱,利威尔想象充满活力的身体里一定藏着丰富的鲜美的血液。


          “哇!这是什么!”利威尔的思绪随着小孩子的惊叫飘回大脑,只见埃尔文一脸惊讶地指着自己的头顶,利威尔反应过来自己暴露了什么,整张脸写满了尴尬。


            一双小巧的蝙蝠翅膀分别长在头顶的两边,正在黑色的草丛中欢快地扑闪。“是翅膀!居然在动!”热爱一切新奇事物的埃尔文十分兴奋,“我可以摸摸看吗?”


           “说什么呢,臭小鬼。”激动的孩子已经情不自禁地伸手触摸,刚碰上耳根,翅膀遍触电般的抖动,利威尔暴跳如雷!


           “———混—蛋—不许碰!!!”酥麻的感觉像电流在身体里上蹿下跳,小孩愣愣地望着因为自己的触碰而蜷缩成一团,面红耳赤,眼角带泪,眼睛发红的男人。


            “信不信我喝干你的血。”利威尔对着小孩呲牙咧嘴,看起来凶神恶煞,埃尔文见刚才对自己还算温柔的男人突然间变得像随时可以杀掉自己的魔鬼,心里十分委屈。


             “呜呜呜呜....”终究还是个小孩子,泪珠哗啦从海蓝色的大眼睛中弹出,暴躁的利威尔突然愣住,面对眼前哇哇大哭的小孩手足无措,甚至有些后悔没控制住自己向小孩子发脾气。


              “不许哭!”小孩子吸吸鼻子,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瞪了瞪自己,然后断断续续的说我不是故意的,请不要杀我之类的话。


              利威尔无奈地半蹲下来拍拍哭哭啼啼的小孩的后背,他总是说自己讨厌小孩子,其实他只是拿小孩子没辙,“我就是想吓唬你,哭什么哭。”叹口气,利威尔拿出方巾擦掉小孩的眼泪,见小孩还没有打算停止哭泣,利威尔抱着手居高临下地凝视因为大哭而不停吸气,脸部抽搐的孩子,最后还是自暴自弃,“算了,我送你回家。”虽然放走到手的美食非常可惜,但是小孩的哭声对蝙蝠无疑是一种极大的折磨,对噪声极度敏感的利威尔恨不得当场将讨厌的小孩子杀掉,但自己只吸血,对人的肉体并不感兴趣,况且处理一具尸体很麻烦。瞧瞧,这孩子的眼睛就像水龙头一样,开了就不停的流水,当时凯尼没有把自己丢掉简直是一大奇迹。


     利威尔托住埃尔文的臀部,让他环住自己的脖子,黑色庞大的蝙蝠翅膀从隐藏在夹克的后背伸出,开了门,站在宽敞的草地平地而起。


      埃尔文吓得两手紧紧扣在利威尔的肩膀,突然变高的视野让埃尔文飞快闭上眼睛,待从身旁穿梭的气流平稳,才肯偷偷地半眯着眼观察,然而焕然一新的景色让埃尔文惊喜。他张着一双光芒四射的大眼俯瞰逐渐变小的房屋和芝麻点般的树,竟大声欢呼,惊得利威尔好几次差点将小孩高空抛下。埃尔文第一次有这样特别的体验,家庭不算富裕的他从来没有乘坐直升机。


      “真厉害啊!”


      “不要乱动臭小子,还有,再闹就把你扔下去。”再这么下去,利威尔不得不想办法治疗耳朵了。


————————


       利威尔在离埃尔文家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降落,怀里意犹未尽的埃尔文依依不舍地松开利威尔。


        “好了,快回家吧。”


        “你要走了吗?”


        “嗯。”


       埃尔文眨眨眼,拽了拽利威尔的衣袖,“我还能去找你吗?”


       听到这话,利威尔白眼几乎翻到天上,“不行,以后都不要再来了。”再来就吸掉你的血,飞机也不能白搭。


       害怕埃尔文再次被自己强硬的态度吓哭,利威尔为了保护自己千疮百孔的耳朵,已经做好了随时飞走的准备。谁知,这孩子一头撞进自己的怀里,“我叫埃尔文史密斯,你呢?”


        “啊啊,利威尔。”


————————————-


        “阿文!”


        “父亲!”看见在家门口等待自己回归的父亲,埃尔文很想扑到父亲的怀里尽情的撒娇。


          “不好意思啊阿文,父亲老糊涂了居然忘记荣格两年前就搬家了,今天真是辛苦你了。”父亲抚摸埃尔文的脸,“看你这么久都没有回来,真是担心死了,不过回来了就好。”


           “嗯!”埃尔文笑着蹭来蹭父亲长了茧的手,粗糙又温暖。




            晚饭过后,埃尔文迫不及待地跑到父亲的藏书室。埃尔文翻出一本很厚实的的书,封面铺满了尘埃。从裤包里抽出手帕,小心的擦掉灰尘,隐约看到封面的《生物图鉴》。带着好奇一页一页地翻着,纸张因因流逝的光阴而泛黄。埃尔文的目光从无数张素描图和印满花体字的页面扫过,一张略眼熟的图案立即吸引了他的眼球。


            “蝙蝠魔,距今已存在五千年,以吸食人血为主,常常以蝙蝠的形态出现在夜间,在人入睡时吸血。由于一度威胁人类的生存,曾遭到大量的猎杀,现今已接近灭绝,但依然有极少量存在。”埃尔文认真地读生物图鉴的内容,“为了确保蝙蝠恶魔的生存,现已进化,无论雌雄皆可生育。一生可孕育2-3胎。”读到这里,埃尔文觉得脸发烫。


    “这...这怎么可能呢。”埃尔文一想到一脸凶恶的利威尔抱着头顶长着翅膀的小团子再牵着一只小团子,可怕得不得了。但是,埃尔文转念一想,那也是相当的可爱。


             

  TBC

评论(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