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gel im Kafig

现在团兵only

【团兵】蝙蝠魔


本章有怀孕情节,雷者慎入。






8、


       


        利威尔醒来时已是下午,他很少睡这么长的时间,昏暗的房间与从窗外斜射的余晖悄悄牵引压抑在心底的寂寞。利威尔解开扣子,三个月的腹部形成了十分微小的弧度,肌肉正逐渐拉开,比起以前柔软了不少。


        并没有什么胃口,这么想着的确已经很久没有喝到人血了。


        利威尔下床,打算去橱柜里找一点东西吃。橱柜里有一些火腿罐头和饼干,比起肉类,他更喜欢鲜美的血液,肉类只是应急用品。头顶的耳朵微微抖动,然后受了惊吓似的绷直,朝外展开,利威尔翻着柜子的动作骤然停止。一般情况下,从远处传来的声音十分轻微,不管是叶片落地还是鸟的羽毛与空气的摩擦,都难以躲过头顶那双翅膀的捕捉,然而这次尖锐得让利威尔几乎抓狂。利威尔快速披上大衣,取下挂在门后的帽子,考虑到自己情况特殊,于是把凯尼以前送给自己的匕首放进大衣的口袋。


          


       青年蹲在脚踏车旁,望着瘪下去的轮胎发愁。回去肯定又要被老爹骂了,真不走运,好在已经不远了,走过去吧。青年心想。


       拿出手机对照了一下地址,完全没有出错,想着原来也有人住在这么偏远的地方。


       脚步声越来越明显,熟悉得让利威尔差点认为埃尔文又来了,但很快反应过来那小子不可能那么早回来。有人发现这个地方住人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是凭借经验,防备是十分必要的。况且,到嘴边的晚餐被白白放过实在是有点可惜,不知道是否是错觉,肚子好像咕噜一声。


       “是利威尔先生吧?这里有你的邮件。”青年敲门。


        邮件?


        利威尔警觉,有谁会送信送到这种地方,不对,那人为何知道自己的名字。


        疑惑地看着青年递过来的纸盒,把匕首放回口袋,抬头打量了一下来者,陌生的面孔让利威尔皱眉,然后接过邮件,青年突然觉得手有些抖。


        为了韩吉桑,你一定要加油啊,莫布里特!


      “那个...我是莫布里特·巴纳,受埃尔文桑的委托,以后我负责送信到你这,啊,请多多指教。”莫布里特鼓起勇气说。


        利威尔心里发誓这是最后一次放走到嘴边的猎物,当然,幸运是有一定的代价的,当晚莫布里特不出所料地被老爹骂得狗血淋头。




       




         致利威尔:


              你最近过得怎么样?我在这里过得很好,学校的资源很丰富,同学都很热情,活动也很有意思,但是总归有一些寂寞。还是比较怀念以前的生活,有什么压力和你说说就会轻松很多。最近在想一些毕业之后的打算,也许我会像父亲一样去教书,或者直接工作。朋友们都说我很奇怪,竟然这么早就开始考虑工作的事情了,哈哈,就连我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一想到要这么长时间见不到你,实在是高兴不起来啊,习惯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对了,请不要为难莫布里特,考虑到你的安全,我请他帮我在当地接收我的信件,然后再送到你这,我认为他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我相信你不会伤害他的。不过在这背后我也和他有一个小小的交易。


          我在信底写了我的地址,我会收到回信的吧?虽然不知道你会不会认字或者写字,我还是决定赌一把。


                                                     埃尔文.史密斯


           


         那天是埃尔文难得的休息日,几个月来学术和学生活动把日程安排得满满当当,于是拒绝了室友去卡拉OK的邀请,只想一个人在寝室好好休息,一边吃着泡面一边看着电影。无意中翻到一张利威尔的照片。有一些模糊,利威尔一脸错愕,眼睛瞪大,嘴巴微张,看起来偷拍被发现了。这是唯一一次偷拍成功,利威尔拥有十分卓越的听力和反应能力,偷拍的计划总会毁于一旦,并且收获一顿“痛打”。也许这次是因为在利威尔的生日,埃尔文送了他全套清洁工具,心情极好的利威尔没有来得及阻止埃尔文,然而更加出乎意料的是,他发现后并没有要求埃尔文删掉照片。


       正当埃尔文欣赏照片的时候,收到一条陌生的信息。




     没有我就不行:埃尔文桑,在吗?


      Smith:你是?


     没有我就不行:打扰了!我是莫布里特!


      


     提起这个名字,埃尔文印象里浮现那个安静地坐在后排的不太起眼的棕发男孩,成绩一般,是个体贴可靠的人。


  


      Smith:我想起来了,发生什么了吗?


     没有我就不行:也没有什么事,只是想请你帮个忙


      Smith:你说吧


      没有我就不行:实在是不好意思,那我就直说了,我有一个朋友和你在一个学校,我们已经很多年没有联系了,所以你能帮我打听一下她的联系方式吗?她叫韩吉.佐耶,有一头棕色的头发,戴着眼镜。她的理科成绩一直非常好,所以我猜她应该在医学部或者理学部吧。抱歉..除此之外我提供不了其他的信息。因为埃尔文桑是班里唯一一个考上东京大学的,所以拜托了,真的十分感谢。就算帮不上也没关系,只能怪我不够努力,最后还是选择留在本地...




     只是知道名字,在整个学校找一个人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况且外貌的描述也十分大众。埃尔文有些烧脑。




     Smith:我当然可以帮助你,但是有一个小小的条件。


     没有我就不行:什么条件?


     Smith:很简单。


     Smith:你只需要帮我接收邮件,然后送到一个地方。




     两个星期后,埃尔文真的收到了利威尔的回信。




     致埃尔文:


          放心吧,我不仅会认字,也会写字。我过得很好,你不必担心我,倒是你该学会好好生活,每次看到你那邋遢的样子我就火大,寝室不要搞得乱糟糟的,衣服也记得给我洗干净,别丢得到处都是!


         你说你在想未来的事,我觉得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别留下遗憾就行。


         还有那个什么莫布里特,有你这样坑朋友的吗?把人家卖了还替你数钱,走到吸血鬼面前了都还在想着帮你送信。


          从东京到这邮费挺贵的吧,你小子就知道乱花钱。


          


                                                      利威尔




        致利威尔:


            收到你的信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我甚至做好了一辈子都收不到来信的准备,你大概不知道我有多激动吧。


            邮费的话,我平时有打临时工,这个费用不算大问题。还有,我明明在很努力地收拾啊……被这么说有点难过呢。莫布里特你完全不用担心。


           我实在是太贪心了,利威尔。我突然觉得这还不够,我想很快就收到你的回复,或者随时都能和你联系。前几天我看到一款手机,外表和性能都很适合你,只是价格的确有些高。不过只要我拿到今年的奖学金,然后平时再去打临时工,还是可以买到的。


                                           埃尔文.史密斯




       致埃尔文:


            我没有认识的人,要手机做什么。你还是把奖学金留着自己用吧,把钱花在这种地方浪费了。


                                                  利威尔






     再过几个月。


     “利威尔先生,你的邮件!”莫布里特擦去额头的汗。


      在利威尔开门的那一刻,莫布里特张大了嘴,刚吸进嘴里的空气化成恐惧感溢满胸口,双眼睁大,全身不住地颤抖。


       这时利威尔才反应过来,看了看自己臃肿得连大衣也再也无法掩盖的肚子,沉默。


        不——这不可能!


         莫布里特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瞬间冰凉的手和苍白的脸色写满了害怕,他现在只想赶紧逃走,世界上又有几个人在看到怀孕的男人时会保持理智?


         这一定是啤酒肚,你是对的,绝对是啤酒肚,就是比啤酒肚大了一点点而已。


         “还请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利威尔低头说,“包括埃尔文。”


         “好,的。”莫布里特呆滞地回应。


         “让你害怕了,对不起。所以就算你要告诉,我也不会阻止。”利威尔一只手抚上肚子,闭上眼睛。


          “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谢谢。”


          莫布里特不知道那一天他是怎么回去的,然后他接到了埃尔文的信息:


          Smith:韩吉.佐耶的联系方式我已经要到了,猜得不错,她的确在理学部,目前在学化学科。比较巧的是,她在学校的生物社团,我正好有个朋友也在那里,我们现在已经成为朋友了。还有,也许以后不用再麻烦你送信了。


 


          利威尔的心情同样不好,的确啊,他现在这个样子,和怪物又有什么两样呢?腹中的胎儿似乎感受到母亲的情绪,悄悄地挥动小胳膊。


         利威尔低头,手掌贴在肚皮上,手心里仿佛有暗流轻轻涌动。


         “没事。”已经活了很多年了,经历了那么多事,还有什么在乎的呢。利威尔打开邮件,一只小巧的深蓝色的手机躺在纸盒里。




          莫布里特觉得自己应该去道个歉。利威尔那张没有表情却有些哀伤的脸在脑中挥之不去,也许自己真的让他受到打击了吧,毕竟利威尔先生是那么的好。莫布里特辗转反侧。


          第二天莫布里特提着水果敲响了利威尔的门,“对不起。”


          “你没有做错什么,你不是不用再送信了吗?”利威尔有些意外。


          “我只是想关心您,拜托了。”莫布里特强行压制住依然有些奇异的感觉,“我也有责任照顾好您,毕竟埃尔文桑..也是我的朋友。”


           “那家伙有你这样的朋友很幸运。”


           “哪里,他帮了我很大的忙。我家里还有一些小时候的玩具,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请收下。”


           “谢谢,我很高兴。”


 

     TBC

评论(5)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