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gel im Kafig

现在团兵only

【团兵】蝙蝠魔

本章生子!有哺乳!!雷者慎入!!


9.

匕首割开耳垂的皮肤,血珠从细小的伤痕流出,而眼前熟睡的人仅仅偏开了头,鼾声继续响起。利威尔轻轻地靠近,将血液导入舌尖。进食结束后把伤口周围的血液舔舐干净,确保此人没有察觉什么后退回窗边。

自从月份大了后再也无法化成蝙蝠的形态,因此吸血的难度加大不少。这人大概到第二天也不会发现耳垂的伤痕,利威尔站到窗台上,挥动翅膀,迅速消失在夜空。

最近腰腹总有大小不一的疼痛,但是不会一直持续下去。翅膀因为自己体重的增加承受着更大的压力,眼看着离目的地不远时,腰部愈加酸痛,腹中仿佛有一块巨石下坠,利威尔有种强烈的预感,这小崽子已经等不及要出来了。忍痛降落,手撑着一旁的树干短暂地休息。那双翅膀微微颤抖,无力地沓下,利威尔低头,极力忍耐,抬头看着不远处的房子,吃力地走过去。

利威尔扶着路边的树干慢慢走着,这里只有崎岖的山道,每一步都十分艰难。一股热流从身下流出,浸湿了裤子。利威尔推开门,费劲地把水壶放在炉灶上。

这简直是难以想象的痛,利威尔打开埃尔文给自己的手机,屏幕显示已经是凌晨两点,犹豫片刻,最后还是给莫布里特发了条信息。

腹部一阵阵发紧连带着腰部酸痛,利威尔草草地擦拭了下身,从柜子里抱出一叠被子,把枕头叠高,再拿出一张毯子垫在身下。不管用什么样的姿势坐着都很难受,利威尔双手按着肚子,汗水从后背渐渐溢出,胎儿的坠势越来越明显,甚至有种腰快要断掉的感觉。

门被大力推开,莫布里特大口喘气,看起来像一路狂奔过来。

“您该不会是——”睁大眼,看着蜷缩在被窝里,满头大汗的利威尔,头顶那双蝙蝠翅膀清晰明了。

“你还没睡..”

“我失眠了,最近总是有一种奇妙的预感。”莫布里特上前掀开被子,身下的毯子已经被羊水浸湿。“让我来帮您吧。”

正伸手揭开遮住下身的衣摆,莫布里特忍不住闭眼,一种念头从脑中闪过。

没关系的,莫布里特,男人怀孕都见过了,还怕什么男人生孩子!要像韩吉桑一样有探新猎奇的精神!

“宫口已经开四指,还要再等等。”

“炉子上的水已经开了。”

“我去拿吧。”莫布里特转身把烧开的水倒进盆里。

利威尔的手指深陷在抱在胸前的枕头里,下坠的感觉让他很想用力,冷汗一滴滴从额头滑落,汇集在下巴,额前的发丝被汗水沾湿。莫布里特感觉帮不上什么,只能拿起毛巾抹掉利威尔脸上的汗水。

“或许我们可以听轻松一点的音乐。”莫布里特打开手机播放音乐,利威尔闷哼一声,莫布里特赶紧放下手机,掀开利威尔的衣服下摆。

“宫口全开了!”莫布里特小心翼翼地扶着利威尔,让他靠在枕头前,然后张开双腿。

“深呼吸...”莫布里特感觉有些紧张。

“好,现在可以用力了。”

利威尔皱紧眉头跟着莫布里特的节奏用力,无论是头顶还是身后的翅膀都无意识地摆动,有时像受惊了一样直直地挺着,有时又向两边伸展。痛感让利威尔很难分神去想别的,只希望早点结束这该死的痛。

臭小鬼,你这么能折腾,会不会像你爸小时候一样难对付。

小混蛋几乎折磨了利威尔两个小时,莫布里特激动地叫着看到头了,利威尔再次深吸一口气,使尽浑身解数,直到一团温软的东西排出体外,全身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

婴儿皱着一张小脸,啊啊地嗷叫,浅浅的发丝覆在头顶。莫布里特剪断脐带,清理了婴儿身上的血水,用小棉被包裹着,然后放到一边,帮利威尔擦去腿间的血迹,换掉床单。

“床单就放在那个篮子里吧,今天实在是麻烦你了。”利威尔的意识意外的清醒。

“哪里,都是我该做的。这些是不可能让利威尔先生一个人来做的”莫布里特有点不好意思。

利威尔像思索着什么,没有回答。

莫布里特突然感觉说了不该说的话,抱起被放在一边的婴儿。小婴儿哭了几声便很快安静下来,小嘴微微翘起,熟睡的样子惹人怜爱。

“是一个很健康的小男孩。”

“是吗。”

利威尔接过婴儿,望着那张沉睡的小脸有些无措。

这是谁?我儿子?

看着婴儿只有一些发丝的头顶,利威尔不可置信地伸手抚摸婴儿光滑的后背,竟有种松口气的感觉。没有蝙蝠的翅膀也没有蝙蝠翅形的耳朵,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这孩子不必像自己一样东躲西藏,随时面临威胁,可以正大光明地过着正常人类的生活。

他看起来好小。那双握过匕首,割过皮肤,干过重活的手不自然地托住襁褓,利威尔感觉一不注意就会把这小东西弄哭了。

“他是埃尔文的孩子吗?”

利威尔把婴儿放进臂弯,视线停留在婴儿的小脸上。

“这么丑,亏你能看得出来。”

“别这么说您儿子啊...”莫布里特几乎快被逗笑,“因为发色很像。”

小婴儿轻轻扭头,一只小手指翘起来,慢慢睁开眼睛,看到海蓝色的瞳孔时,利威尔在记忆里对上另外一双更大的瞳色相同的眼睛。

小婴儿突然张嘴嗷嗷地哭起来。利威尔解开扣子,莫布里特明白他接下来要干什么,尴尬地道别离开。踏出门的那一刻,莫布里特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一双黝黑的巨大的翅膀将婴儿连同利威尔包裹了起来。

刚出生的婴儿看不清东西,只能凭着感觉歪歪头,探到乳/头的位置便张嘴含住。

天已经差不多亮了,利威尔把喂饱的婴儿放进婴儿床里,关紧了门窗,他现在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评论(1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