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gel im Kafig

现在团兵only

【团兵】蝙蝠魔

*含生子 注意避雷

“奈尔?”当看到穿插在人群里某个熟悉的背影时,埃尔文喊出声。那个挽着和自己身高相仿的金发女孩的男子应声回头,疑惑地朝声音的方向张望,然后翻了个白眼。

“怎么哪都能遇到你!”

“我没想到你来了东京。”

几乎一年不见,埃尔文已经比奈尔高了一头,从小活在埃尔文的光辉下的奈尔,心里再次燃起似曾相识的挫败感。

“这位是?”埃尔文朝奈尔身旁的女孩微笑。

见埃尔文独自一人,奈尔突然得意地翘起嘴巴,握紧了女孩的手。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玛丽。”

“你好。”女孩捂着嘴笑,看起来俏皮极了。

“你好,我是埃尔文史密斯。”埃尔文心里暗自感叹这样的女孩从哪看都很优秀,只是眼光不怎么样,居然会相中奈尔。

“我和玛丽这周打算来东京看看,确实比想象更繁华,不过很吵也很浮躁,还是和歌山比较安静舒适。不知道为什么你一直向往这个地方。”

“哈哈,你说的没错,不如我们找个咖啡厅坐下来好好聊聊吧。”

“无所谓,我看玛丽的意思。”

最后两个大男人在玛丽的提议下去了一家新开的漫画咖啡厅。咖啡厅的造型十分独特,看起来像树藤编成的简易房屋,墙上贴着流氓打扮的猫狗兔,柜台和餐桌上摆满可爱的玩偶,玛丽拉激动地抱着皮卡丘的雕塑,奈尔在一旁马不停蹄地为她拍照。

埃尔文安静地品尝红茶,舌尖上甜醇的味道让他想起利威尔五指抓住杯缘喝茶的样子。自从离开那个载满回忆的小村庄,埃尔文心中的空虚只能靠忙碌的学业和对利威尔的思念填满。说起来,他已经好几天没有接收到利威尔的信息了。前几日利威尔在自己的指导下一步步熟悉手机的使用,并且抱怨时代为何发展得这么快,想必屏幕后面苦苦钻研的利威尔会露出懊恼的表情吧。埃尔文拿出手机,滑动着和利威尔只有短短几句话的聊天记录。也许利威尔最近比较忙碌,埃尔文不必担心他的安全问题,毕竟莫布里特是一个非常可靠的人,若利威尔遇到什么危险,莫布里特会第一时间通知他,况且利威尔作为特殊物种,依然独自在人群里安全地活了百年。

埃尔文放下手机,看着那对玩得不亦乐乎的情侣,心里倒有些羡慕奈尔了。或许正如奈尔所说的,利威尔不愿跟随自己来东京生活的真正原因是不习惯这里的气氛吧,他更喜欢待在清净的地方。

实际上利威尔并没有安心地睡下, 此时他正坐在床上,顶着一对黑眼圈,怀里抱着熟睡的婴儿。小崽子每隔两小时就哭闹一次,利威尔被吵得头昏脑胀,但看到那张稚嫩的小脸时,心头那股怒火又渐渐熄灭了。婴儿喝了两口奶便停止哭泣,很快陷入睡眠。利威尔把孩子轻轻放进婴儿床里,被反复吵醒后已经睡意全无。他打开衣柜,拿出一件小小的粉色的婴儿裙。

这是他在不知道孩子性别的情况下买的,那件绣着小花和蝴蝶结的小裙子偶然间戳中了利威尔心尖。

“小鬼,你要是个女孩就好了。”睡梦中的婴儿无意识的露出微笑。

几个月后,婴孩变得更加可爱乖巧,眉眼间越发有埃尔文的影子,最终利威尔忍不住把这件裙子套在婴儿的身上了。孩子用手指绕着胸前的蝴蝶结,咿呀地嬉笑,完全不知道自己被捉弄了。

利威尔非常满意,从埃尔文还是个又一双海蓝色的大眼睛的小孩时开始,他就有看埃尔文穿女装的恶趣味,于是这种厄运顺利发生在他的儿子身上了。婴儿咧嘴笑着,胡乱地挥动手臂,可爱的模样被利威尔用手机拍下来,这才注意到已经很久没有回复埃尔文的消息了。

收到信息的时候,埃尔文仿佛在做梦。

Smith:你最近很忙吗

リ: 没有 我只是不太习惯用这个东西而已

Smith:那....方便接电话吗?

リ: 可以

埃尔文拨响了电话,他很早就想这么做了,他思念利威尔,但更不愿打扰他。

“喂?”

“嗯。”

听到利威尔的声音时,埃尔文沉默,待胸口那股奇异的感觉散去,才再次开口。

“你最近过的好吗?”

“我很好。”

两个人聊了很多,埃尔文对利威尔说起学校的一些事情和到新城市看到的东西,利威尔在另一边静静地听着。埃尔文的声音变得更成熟,低沉的嗓音难以与印象里的孩子匹配。看起来他在东京有丰富的人生经历,利威尔替埃尔文感到高兴。

婴儿突然开始哭闹起来,嘹亮的哭声成功让电话两端的人都安静下来。

“你在哪?”

“啧,你们人类的孩子都那么爱哭吗?”

“......”

“别想太多,我在帮朋友照顾小孩。该死的,这小鬼又尿了。”

“利威尔,没问题吗?”

“我先挂了,下次再说吧。”

利威尔挂断了电话,顿时感到解脱,然后熟练地给孩子换尿布。孩子突然哭闹的时候,利威尔居然有种惊慌失措的感觉,害怕埃尔文得知真相的反应,但现在看来简直可笑至极,埃尔文的脑袋再聪明,也不可能轻易想到雄性的他能生孩子。

“果然和你爹一样,动不动就哭。”利威尔轻轻捏着婴儿的脸颊,“干脆叫你哭包算了。”

被挂断电话的埃尔文也非常郁闷,利威尔的洁癖原来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程度了吗。

TBC

好久没更了啊……最近得加快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