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gel im Kafig

现在团兵only

【团兵】蝙蝠魔

11、


莫布里特用玩具鸭子逗弄怀里的婴儿,小哭包睁着大眼看得出神,总是挂着泪水的小脸上终于露出甜甜的笑容。玩具鸭子尖锐的叫声让利威尔不太舒适,头顶的翅膀不自觉地抖动。

“这孩子取名字了吗?”莫布里特突然这么问,利威尔疑惑地挑眉,“那个.....我指的是大名。”

“哭包”这个名字简直就是诅咒,虽然脆弱的婴儿容易哭很正常,但是这频率未免太高了,看到利威尔浓重的黑眼圈,莫布里特觉得或许早点取大名会比较好。

“果然还没有吗?”

“我对取名并不擅长。”

“那您要不要看看...”莫布里特放下玩具,一只手把婴儿搂紧,另一只手从背包里拿出一本书。其实帮利威尔先生给孩子取名才是他今天拜访的目的。

利威尔接过哭包,让孩子以一种舒适的姿势靠在自己怀里。莫布里特随意翻开一页,把书抬在利威尔面前,让他挑选。

然而利威尔更随意,扫了一眼印满名字的页面,尖长的指甲毫不犹豫地戳向其中一个名字,果断得仿佛只是给一只猫或者狗取名。

“埃里希?”

利威尔点头,然后低头看着困倦的哭包。

“我喜欢这个名字。”

埃里希史密斯吗?莫布里特心想。

“埃里希阿克曼。”利威尔说道。

哭包又睡着了,利威尔垂下眼睑,目光依然没有从那张睡颜面前移开。

作为一个外人,莫布里特心头竟有一股淡淡的伤感。他默默地收起那本书,为了不吵醒睡着的婴儿,他决定离开。

利威尔坐在窗边的椅子上,之前浑身锋芒的恶魔也显得温柔。莫布里特幻想如果有一天韩吉桑成了母亲,会不会也露出温柔的目光。

但是这个想法很快就消散了,如果韩吉桑有了孩子,会不会教他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或者做什么可怕的实验,那场面有点恐怖。

不过对他来说,最不可思议的是即使依然害怕成为恶魔的食物也发自内心地愿意帮助他。

莫布里特轻轻把门关上。

屋子又恢复安静,利威尔把睡着的孩子小心地放进婴儿床,想起一些事。

名字吗?他们的种族原本不需要这样的东西,但是为了在人类的地盘上获得那么点立足之地,不得不伪装起来,像人类一样取一些规整又复杂实际上无聊的名字。

其实有时候人类也不是那么可恨,作为人类的天敌却总是被他们的爱包围,以至于让他几乎快忘却人类过去给他造成的伤害。那么他能够替死去的同伴原谅他们吗。

逞着孩子还在睡觉,利威尔去了集市。各种样式的婴儿服让他忍不住驻足,仔细挑选衣服的时候正巧感觉有人轻轻碰了自己的肩膀。

“真的是您!好久不见了,我还以为认错了呢。”褐色短发的女孩子看到利威尔时很激动,笑得眉眼弯弯。

“好久不见,那罐柠檬片很管用,我夫人喝了之后好了很多,非常感谢。”

“哎呀,客气什么啊,话说您孩子出生了吧?”

“嗯。”

小姑娘看了看利威尔手里的几件小裙子,恍然大悟,“原来是女孩子吗!最近我们家进了好几件新款婴儿裙呢,都很好看噢。”

利威尔有些尴尬,还来不及回答,小姑娘已经从仓库拿出几件精致的小裙子。一件是纯白带有黑边并且系着黑色蝴蝶结的水手裙,一件是天蓝色的领口镶有许多水钻的纱裙。

“女孩子的话,不好好打扮一番太可惜了。”

最后利威尔在小姑娘的推荐下买下了那几件裙子,就当是感谢对自己的照顾。不过不得不承认人类小孩的衣服很好看,自己小时候只能穿着不知道凯尼从哪搞来的夹克和衬衫,那家伙当时可是穷得叮当响,那衣服大概是凯尼大晚上吸了血顺便从别人家捞来的吧。

最近街上的人很多,似乎是为了几天后的夏日祭做准备,很多店铺摆出了平时不常有的浴衣和服。但热闹的氛围氛与利威尔无关,他对人类的节日不感兴趣,并且卓越的听力让他极度厌恶烟花的声音。埃尔文每一年都坚持不懈地邀请他一起去街上走走,利威尔即使答应了他的请求,也会在烟火大会开始之前离开。如今埃尔文离开了这里,夏日祭与他更无半点关系。

“后天我打算回来。”埃尔文在电话里说道。

利威尔瞬时愕然。

“你舍得放弃东京的烟火大会吗,从小就期待着。”

“利威尔,对我来说,没有你的祭典是没有意义的。”

“随便你吧。”

利威尔挂了电话,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婴儿床里的孩子。

看来要再次拜托莫布里特了。

窗外的风景从密集的楼房到遍地的田和山林,埃尔文说不清心中什么感觉。这是他从小生活的地方,很多地方都有了变化,那座供火车经过的大桥不知什么时候被拦住了。埃尔文小时候很喜欢来这里,一边踩着废弃的火车轨道,一聆听听溪水流动和风吹树叶的声音。

利威尔住在偏僻的地方,埃尔文习惯于抄近道,每次身上沾着泥土和树叶的他都会被利威尔嫌弃一通,但是如今高大的身躯型已经不允许他这么做了。

利威尔把孩子交给了莫布里特。

离开利威尔怀抱的埃里希嘴里不清晰地叫着刚学会的“爸爸”,胡乱挥动着手臂,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如果耽误你参加祭典的话就算了。”利威尔伸手刮了刮埃里希的鼻子,然后对着孩子说,“听话,我晚上来接你。”

“不会的,这个活动每年都有,不行的话我也可以带着埃里希逛逛,我会尽力不让埃尔文桑遇见我。”莫布里特摇晃着埃里希,试图安抚他。

“麻烦你了。”

利威尔飞远,但是孩子抽泣的声音还是被敏锐地捕捉到。压住心中的不安,利威尔告诉自己那个孩子必须早点适应,不能过于依赖他。婴儿身上的奶香味能够很好的掩盖鲜血的味道,当孩子逐渐长大,利威尔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像那次对埃尔文一样,做出伤害埃里希的事,毕竟他是人类的孩子。出于保护幼子的本能,利威尔担心那样的事发生,他也必须努力克制对人血的欲望才能保证那孩子平安的活下去。

利威尔把婴儿用品锁进柜子里,婴儿床被桌布盖住。

他果然还是畏惧埃尔文得知真相,埃尔文把他当做重要的人,却莫名其妙地冒出一个孩子,一辈子都和自己这种人不人兽不兽的怪物纠缠不清,那实在是倒霉。埃尔文拥有的应当是成功的事业,温柔的妻子和完整的家庭。不过偶尔也会羡慕那些人类啊。

“你打算在那站多久?”

“真不愧是利威尔。”虽然和利威尔相处了很久,埃尔文依然佩服利威尔的听力。

利威尔抬着头打量着埃尔文,严肃的眼神让埃尔文不由自主地伸手理了理头发,越发怀疑自己花了很长时间的精心打扮,因为之前蒂姆说他的三七分显老所以索性把刘海散了下来。

利威尔心里抱怨才一年不见,这家伙就长这么高了,啧,光凭这张脸估计在学校里受不少女生喜欢吧。

“脸色怎么这么差?利威尔,最近没有好好休息吗?”

还不是因为那小鬼像你,嗓门大,又老哭。

虽然这里只是一个平凡的小村子,祭典的气氛却十分浓重。穿着浴衣的人们围在路边欣赏花魁游街,不时喝彩。埃尔文品尝街上店铺的金平糖,顺手朝利威尔嘴里塞了一颗,淡淡的甜味从舌尖散开。

有的地方挂着不少面具,有小孩子喜欢的卡通人物,也有一些狰狞的妖怪。

“大爷,我要这个面具。”埃尔文摘下一只眼睛狭长的白狐面具,给利威尔戴上。

“喂,你这家伙做什么?”

“传说白狐是代表幸福的神灵,我觉得它很适合你。”

“你确定我这个以喝人血为生的恶魔能给人们带来幸福?”

“那也一定是最善良最纯洁的恶魔。”埃尔文笑。

利威尔抚摸着面具,居然觉得心脏跳得该死的快。

“看,是苹果糖哦。”莫布里特不擅长逗小孩,为了让埃里希停止哭泣,他还是带着孩子上街了。

看到了新奇的事情,埃里希眨着大眼睛,口水因为没有牙齿的阻挡而从嘴角流下,看起来很想吃。

莫布里特难堪极了,即使再馋也不能给牙齿也没长出的婴儿吃,“我们来吃掉它吧。”,于是莫布里特咬了一口,埃里希看着莫布里特咀嚼,也伸出舌头舔舔嘴唇,但是莫布里特只是接着咬了一口,完全没有给自己吃的意思,埃里希又哭了起来,嘹亮的哭声让路人纷纷回头。

“不哭,不哭啊。”莫布里特觉得这是他人生中最尴尬的时刻。

听到哭声的利威尔立即拉着埃尔文到离中心较远的地方走去,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这里的人也逐渐变少。

“利威尔,我们去哪?”

“你不是想和我一起看烟花吗?”

这是利威尔第一次同意和他一起看烟花,埃尔文的心跳加速,捏紧了利威尔的手。他们走到一片草地,这里也有一些情侣和小孩等待着烟花。

“埃尔文,你很奇怪。”埃尔文闻言回头。

“从和你逛街开始就感觉你心不在焉,你有心事。”

埃尔文低头,拳头紧握。

“从那个电话开始,我的脑中一直有一个猜想。”埃尔文缓缓开口,“因此,这次回来不仅是为了看你,也有想验证那个猜想的私心。”

利威尔的表情被藏在面具下。

“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并不会主动结识除莫布里特之外的人类,更不会为他们照顾孩子。”

埃尔文拿出一只西洋棋模型,利威尔睁大了眼。这是利威尔从埃尔文的旧屋子里找到的,用来给小鬼当玩具。

“利威尔,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利威尔透过白狐面具狭长的眼睛望着埃尔文。烟火响彻云霄,嬉笑打闹的孩子停下动作,谈情说爱的情侣都抬起头。

埃尔文立即把利威尔揽入怀中,手臂环住他的头部,为利威尔挡住耳朵。天空绽放的一片花火之下仿佛有一对情侣在拥抱。

对利威尔来说,这样并不能降低烟花的噪音,但是埃尔文的心跳让他平静下来。

毕竟那些掩饰都太粗糙,会被发现是显而易见的事。既然到了这个地步,就做好直面审问和坦白一切的准备吧,他不能再替埃尔文私自做出选择。

“你有一个小鬼。”烟花渐渐减少,利威尔终于开口。

“我可以看看他吗,我们的小鬼。”埃尔文的心脏极速跳动,脑中已经开始幻想那个孩子的样子,竟然有些初为人父的紧张。

后来他从莫布里特的手里接过孩子,手有些颤抖。

“是个女孩子吗?”埃尔文看着穿着一身裙子的熟睡的小鬼,眼泪几乎要流出来。

莫布里特尽全力憋笑。

“呃,是个男孩。”然后满意地看到埃尔文疑惑的表情。

“利威尔,我竟然没发现,你有这样的爱好。”

埃尔文小心地抱着孩子,看着这个与自己十分相似的孩子,最后还是流出眼泪。

果然压力太大了吗,毕竟埃尔文也还是一个刚成年的孩子。利威尔想。

“我是一个混蛋,明明说过对你负责,却让你一个人承担这么多。”

“你想多了,再怎么说,我也是活了很久的雄性,不准把我想得太娇弱。”看着埃尔文垂头丧气的样子,利威尔有些火大。

“利威尔,可以再等我几年吗?我会给你和这个孩子更好的生活。”埃尔文抹掉眼泪,“我想,我有更明确的目标了。”

“别想太多,尽你的全力去做,我不会强迫你必须为我做出什么。”

等多少年都无所谓,你能接受这样的事我已心满意足。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