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gel im Kafig

现在团兵only

【团兵】点名者(上)

牛郎梗


夜间的都市热闹而拥挤,一家夜/店在人来人往的街市并不起眼,但是劲爆的音乐和站在门口的英俊的侍者吸引了不少客人。

“欢迎光临。”店门被侍者推开。

昏暗的客厅只有暧昧的彩色灯光,看不清客人长什么样子,来者陌生的身型看起来像第一次光顾店里。客人的视线越过名单上最受欢迎的男公关的头像,毫不犹豫地指向一个排名稍微靠后的名字。

前台人员立即传话,“客人点名54号埃尔文史密斯。”

站成一列的男公关统统回头看向站在最后的高大的男人,被点名的埃尔文整理了一下领结和夹克,无视同事的小声嘀咕,走进指定的包间。

客人坐在沙发上,瞟了一眼门口的埃尔文,轻轻晃动着酒杯,冰块磕碰着杯壁,发出清脆的响声。

“您好,我是您点名的埃尔文史密斯。”埃尔文微微鞠躬。

看到男性客人时,埃尔文并不觉得惊讶,店里每天都会接纳许多有不同需求的男性,只是奇怪眼前的这位客人会选中他。一般男性客人都偏爱年轻帅气的男公关,埃尔文认为自己显然不是属于受男性客人欢迎的类型,因此接待的客人几乎都是工作压力较大的女人。虽然也不是第一次接待男人,但心里仍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客人将酒一饮而尽,然后举起酒杯示意埃尔文。埃尔文托起放在桌上的酒瓶为客人斟酒,冰块随着酒水漂浮,泡沫漫出杯缘却没有水滴滑下。

“你平时是怎么服务别人的。”男人喝了口酒,拍了拍身边的空座,埃尔文立即坐到男人旁边。

“我的任务是陪客人喝酒聊天,帮助客人释放压力,聊的内容无外乎是工作和情感上的问题。”埃尔文露出标志的微笑,“难道您也遇到了这类问题吗?”

“啊。”客人静静地看着手里的那杯酒。

“那么您方便向我倾诉吗。”

埃尔文耐心地等待客人的回答,然而对方一直保持沉默,于是埃尔文只好先开口。

“我想是与恋人有关吗?或者和家人有矛盾?您看起来很年轻,不过差不多到谈婚论嫁的年纪了吧,的确很多人都因为这个感到困扰。”

“你话真多。”客人皱眉,相当不耐烦的样子。

既然对方厌恶这样的话题,埃尔文立即停口,他并没有打探别人隐私的兴趣,但是他向来对自己的工作有高要求,即使客人再难对付,他也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完成自己的工作,打破尴尬的局面。

埃尔文静静地用目光描摹着眼前的人,客人手肘搭在桌上,手指摩挲着酒杯,一条腿交叠在另一条上,擦得锃亮的皮鞋被灯光照出漂亮的光泽,衣领间露出一截苍白的脖颈,从整洁的衣着到优雅的姿势无不透出一股距离感。

看来这次的客人也相当棘手啊。

既不是来找人陪聊,也不倾诉心事,只是在一旁默默饮酒。如果只是喝酒,那为何不去酒吧?埃尔文有些疑惑,不过既然对方热衷于饮酒,那么他陪客人尽情的喝便是。

“请问您认为这酒如何?”

“普通至极。”

客人坦率直接的性子让埃尔文忍不住发笑,“我明白了。”既然喝酒,那必须喝最好的酒。

埃尔文端来一盘包装精致的酒,价格也不容置疑地昂贵。

“你并没有问过我的意见。”客人眯眼。

“给客人提供满意的服务是我的荣幸。”埃尔文割开瓶口的包装,并用酒刀的螺丝熟练地拔出木塞,然后斟满酒杯恭敬地递给客人。

“嘁,真会找准时机赚钱。”

“如果您依然不满意,这瓶酒的钱算在我的身上,就当作我自作主张的赔礼。”

听埃尔文这么说,客人也没再说什么,沉默地接过酒杯。酒水入口,紧绷的表情略有松动。

“陪我喝。”

埃尔文微笑,给自己也倒上一杯。

仅仅陪客人喝酒便可拿到高额的提成,还能免费喝到最昂贵的酒,那无疑是最幸运的事,如果作为刚上岗的年轻人,埃尔文或许会这么想,不过埃尔文现在更相信自己的直觉。

“只是这样也能让我满意吗。”

客人直视他的眼睛,话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客人的表情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埃尔文能感觉到那眼神中的些许暧昧。即使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提出这样的要求,那样的感觉依旧让他不舒服。虽然这样的要求可以让他轻而易举地赚到更多,埃尔文也不愿打破自己坚定的工作规则,况且收入足够的他没有进行多余交易的必要。

“抱歉,除这之外不在我的服务范围。如果您觉得无聊,我可以帮您找其他的男公关。”

“不必了,我不喜欢强迫别人。”客人眼神暗淡下来,“也不会后悔选择你。”

“很感激您能选择我,但是我可以问一下原因吗?”

“你很像一个人。”

“您指的是曾经的恋人吗?”埃尔文拿酒杯的手一顿。

“不过是个自以为是家伙罢了。”

眼前的人喝尽杯中的酒,然后伸手握住酒瓶,埃尔文赶紧接过酒瓶,替客人斟满。

客人一反之前慢慢品酒的态度,喉结上下滑动,很快又喝完了一杯,倒像是为了宣泄情绪。

难道是因为刚才的拒绝伤到了客人的自尊?

“也许我们之前真的见过。”埃尔文试图安慰客人,即使他的印象里并没有眼前这人。

说完,便听到一声嗤笑。

“我知道你不是那个人,不过到底是不是都无所谓。快点喝。”

埃尔文看着这人喝酒的速度如喝着街边的啤酒,心想照这样喝下去恐怕很快就醉了。

但是工作仅仅是工作,一直被埃尔文放在首位,既然这样喝酒是客人自己的选择,他的任务也仅仅是陪客人喝到尽兴。

“您可以和我说说那个人吗?”

“你对那家伙感兴趣?”

“我只是想知道是什么样的人与我相像。”

———

服务生收拾着酒瓶,不时回头看看卫生间,里面传出的一阵压抑的呕声。埃尔文拍打着客人的背,在客人吐出最后一口酒后被推开。

“我送您回去吧。”埃尔文向水龙头前拼命涮口的客人递上纸巾。

客人沉默地接过纸巾擦嘴,摇头,转身走出卫生间,埃尔文立即跟上去。

“不用管我,现在已经很晚了。”

埃尔文没有理会客人,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到客人上了后座,埃尔文替客人关上门,然后坐进副驾驶。

“你已经下班了,没必要再为我做到这。而且我不是晚归的小姑娘,不需要你送。”

“难道你希望第二天发现自己在马路边睡了一晚上或者全裸着躺在陌生人的床上?利威尔,你之前说过你有洁癖。”

若是在平时,利威尔一定会露出嫌弃的表情,但是此时这句话进到利威尔浑浊的意识里成了蚊鸣般的噪音,让他烦躁不已。

“算了,随便你吧。”利威尔不耐烦地蹙眉,逐渐上涨的困意让他懒得思考话中的意思,“宫川町。”

汽车发动,利威尔终于不胜酒力,在轻微的车声中昏沉地睡去,头无意识地偏向窗边。埃尔文点燃一根烟,不时透过后视镜看看利威尔的睡脸。虽然他以工作为由努力对这个人保持距离,某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他不得不在意,甚至主动提出送客人回家这种不曾有过的服务。

在利威尔的描述里,那个与他相像的家伙是个很有智慧的人,强大到用一句话便可以扭转局面,一直承担着很多人的期待,是被人们信任和追随的存在。

除了对工作极度认真以外,埃尔文认为自己和那人没有其他相似之处,与那个优秀的人相比他显得普通极了。埃尔文确认自己只是与那个人长得比较像,这个简单的事实却让埃尔文笑不出来。

到了目的地,埃尔文扶着睡着的利威尔下车。

“你家在哪里?”埃尔文对着睡眼朦胧的利威尔说。

利威尔伸手指向前面一栋小楼,头部依然保持低垂。埃尔文将利威尔的右手臂搭在自己的肩上,朝着那个方向费力地前进。

TBC

评论(15)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