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gel im Kafig

现在团兵only

【团兵】点名者(中)

牛郎+转生



利威尔坐在沙发上,头还有些晕,那个熟悉的背影在模糊的视线里晃悠,利威尔觉得自己大概又做梦了。

“埃尔文?”利威尔恍惚中喊出了声,片刻才反应过来,所幸嗓音有些沙哑,埃尔文并没有听见。

埃尔文递给利威尔一杯水,“刚才看到冰箱里有蜂蜜,所以兑了一杯,蜂蜜水对解酒有很好的效果。”

见利威尔静静地看着这杯水,埃尔文赶紧解释道,“抱歉,我并不是有意要动你的厨房,我只是有酒后喝一点蜂蜜水的习惯。”准确的说,埃尔文也不清楚为什么可以这么自然地和这个人相处,毕竟他认为自己算不上一个热心肠的人。

利威尔接过这杯蜂蜜水。

埃尔文的酒量一直比利威尔好一些,记忆里,从王都回来时,埃尔文都会给利威尔准备一杯蜂蜜水,可以很好的缓解头疼。

酒后对情绪的控制力减弱了一些,利威尔努力忽略从鼻腔里冒出的酸涩感和发热的眼眶,把蜂蜜水饮尽。

“谢谢,你已经为我做得很多了。”

“举手之劳,送你回来果然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其实埃尔文也想早点脱离这尴尬的气氛,利威尔方才的表情动作他都看在眼里,大概自己又让利威尔想起那个离开了很久的人吧。利威尔向自己投来的眼神带着某种复杂的情感,甚至让他产生了一些错觉,但是心里却很明白他们并不相识,就算那个人与利威尔有什么过往,他也始终不会成为那个人,即使他们非常相像。被当成别人也只会让埃尔文感到尴尬。

埃尔文把门轻轻合上,现已经过了午夜,街上的人也变得稀少,只有百货商城和路灯还闪着微光,夏夜窸窸窣窣的蝉鸣像极了那份焦躁。

 

埃尔文的工作时间通常从下午开始,男公关的工作对外貌有一定的要求,因此埃尔文每天都会花时间在打扮上。他按照工作时间到店里,推开门的那刻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投向自己,同事们的眼神让埃尔文颇不自在。但是男公关们很快收起怪异的目光,纷纷恭敬地朝迎面走来店长问候。

“埃尔文,那家伙没有为难你吧?”韩吉一改平时幽默风趣的性子,难得有些领导该有的严肃。

“哪个家伙?”

“那个矮子。”

埃尔文很快反应过来韩吉指的是谁,“韩吉,护员工是件好事,可我是个成年男人。”

韩吉不以为然,拍拍埃尔文的肩膀,没再说什么。见店长已经走远,蒂姆立即凑到埃尔文的耳边,轻声说道,“店长今天吃错药了?”

“不。”埃尔文说,“其实我认为她偶尔做一回正常人也不错。”

“别仗着自己和店长关系好就这么说啊,店长虽然平时看起来疯疯癫癫的,但是生气的时候还是挺恐怖的。”蒂姆回忆了一下韩吉的眼镜底下冒着凶光的眼睛,后背不由得冒冷汗,而埃尔文只是毫不在乎地耸耸肩。

蒂姆见埃尔文这幅事不关己的样子,叹口气,“算了,我正想问你个事,昨晚那矮子是谁啊,喝这么多,还专挑贵的,果然是个大款,是咱消费不起的。”

“所以呢。”

蒂姆对于埃尔文的迟钝感到十分无奈,翻了个白眼,“遇到这种客人就要好好把握嘛,他对你应该还挺满意的,你看人家今早送你的那堆鲜花—”

“埃尔文,有客人指名你。”蒂姆的话被前台的服务人员打断。

“是,我这就来。”埃尔文对蒂姆说声抱歉便走进包间,被突然打断然后忽视的蒂姆面露茫然。

“阿克曼先生,埃尔文史密斯正在接待别的客人,需要我们安排别的服务人员吗?”

“不用了,我在这里等他。”利威尔侧头看向柜台一边的韩吉。

韩吉一手支着脸,朝利威尔露出微笑,“你耐心等会,埃尔文很快就弄完了,一般客人都不会超过半个小时哦。”言下之意,是嘲讽自己昨晚待得太久。

利威尔沉默地坐到韩吉对面,韩吉笑意更浓,招来一旁的服务生,举起两只手指,“来两杯红酒。”

“你没有忘记答应我的事情吧?”韩吉把玩着桌上的花瓶,脸上依然挂着笑容。

“嗯。”

“喂喂,放轻松,你的表情太僵硬了,这会让我觉得你在紧张。”韩吉用开玩笑的口吻说着,“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忍不住对他提起那些事情也是情有可原。”

“我原本只是想确认他有没有记忆。”利威尔喝一口酒。

“我能够理解,换作是我,我也想早点让他想起来。”

“也许他一辈子想不起来会更好。”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埃尔文现在只需要做他自己,不过这对你太残忍了,你不必考虑这么多,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能见到他,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唉,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也管不着,但是提醒你一句。”韩吉收起笑容,“别总是把他当作那个埃尔文,至少在他恢复记忆之前。”

利威尔脑中闪过昨晚的事情,他的醉意算不上浓郁,在短暂的睡眠和埃尔文搀扶着自己上楼的颠簸中意识稍微清醒一些,之后的事情他也能记得,因此才难以抑制心头溢出的羞耻感,他在酒醒的状态下将埃尔文和从前的他重叠。

韩吉说的正是他心中所想,这对现世的埃尔文不公平,他已经不是调查兵团的团长了,责任、巨人、真相都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因此那些沉重的过去应当被埋进土里,也随之从人们的记忆里抹去。

而这些早已过去的事情在利威尔的脑中变得越发清晰,在埃尔文的刺激下不断爆发,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心想如果埃尔文也记得就好了。

“其实你可以重新认识他。”

“嘁,事到如今,也只能这么做了吧。”

“久等了。”得知有客人在等待自己时,埃尔文心里预知是谁,简单整理了头发和衣领,也顺便整理了一下自己紧张的呼吸和加速的心跳。

看到自己的老友与那人坐在一起,埃尔文还是有些惊讶。韩吉笑笑,朝利威尔作出“快去”的手势。

他和利威尔一起走进指定的包间。

“脸色看起来恢复得不错,今天依然是那瓶酒吗?”

利威尔点头,“但我不想喝太多。”

“是。”埃尔文早已准备好,用螺丝刀拔出瓶塞,为利威尔斟酒。

利威尔端起酒杯细细品味,埃尔文则坐在一旁默默看着,两人都没有说话。作为工作职责,本应该由埃尔文找话题,但是冷却下来的气氛竟让他不知道如何开口,他能感觉到利威尔在刻意与他保持距离。

埃尔文扯起嘴角,让自己保持平时接待客人的那副得体的微笑。

“别笑得这么恶心。”

真是毫不留情的打击啊。

“抱歉,我以前也经常被别人这么说。”

“如果我让你这么勉强就别笑了。”利威尔把[真是个恶心的家伙]这句话及时吞回去。

“不,我很高兴。谢谢您送我的那些花,我还是第一次收到这么多鲜花。”

“不过是对于昨晚你送我回家的谢礼,看你排名这么落后,就顺便照顾一下你的生意。”

老实说,埃尔文并不在乎排名这种东西,他只需要做好分内的事情,在工作上发挥自己的价值,这就足够了,但是他依然对利威尔表示感谢。

“那真是感谢您了,利威尔先生。”

利威尔先生。利威尔第一次从埃尔文口中听到这个称谓,握住酒杯的手指悄悄缩紧。

“你高兴,只是因为那些不值钱的花吗。”

“当然不是,见到您,本身就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当埃尔文按照职业要求说出这些客套话时,心里却有种类似后悔的情绪在抗拒,似乎对眼前这人说出这样的话并不太合适,但事实上也没有什么不合适。

“你,很喜欢做这个吗?”

“您是说我的职业?”

“别想多。”利威尔把目光从埃尔文身上移开,“因为刚才韩吉说你以前不是干这个。”

“这样啊。”埃尔文主动为自己斟上一杯酒,“谈不上喜欢,但是确实让我找到了人生的意义。”

利威尔的视线回到埃尔文身上,等着埃尔文的下文。

“我以前也算得上社会的精英吧,我自己也十分享受事业顺利的成就感。但是在成功过后,发现自己除了工作一无所有,回过头来看到身后空无一人的时候,心里的空虚不断扩大,后来我想,或许我可以从别人那里弥补这种空虚。”

埃尔文的表情放松,“事实上我确实做到了,在这里,我和各种形形色色的人交谈,理解他们的痛苦,为他们开导,并获得他们的信任,这种发自内心的幸福感与工作的成就感不太一样。”

利威尔静静地听着埃尔文说,在听完埃尔文这番话后,利威尔迅速想起在调查兵团第一次获得人们的肯定时,在城墙上呐喊的那个人。

果然不管是哪个世界的你,都是一样的。

“希望你能一直这么保持下去吧。”利威尔起身,埃尔文立即问道,“您要离开了吗,酒还剩下很多。”

“听你说完那些就够了,我还有工作要做。”

“请等一下。”

利威尔回头。

“您明天还会再来吗?”

“也许。”

虽然利威尔嘴上这么说,每天依旧会按时到来指名埃尔文,有时候会给埃尔文送上许多花篮,由于总是选择店里最贵的酒水,长久下来,埃尔文成了店里提成拿得最多的男公关,排名飞快上升,甚至快超过店里最受欢迎的法兰。

由于埃尔文的排名靠前,指名的客人也理所当然地增加,利威尔有时候不得不选择提前预约。

“也只有你喜欢给自己找这么多情敌,我果然还是不太懂你们两个。”韩吉对坐在对面的利威尔说。

“这是值得高兴的事吧,有人愿意照顾他的生意。”

“诶...可是我看每天都有那几个固定的客户,一看就是对埃尔文有那个意思,小心给自己戴绿帽。”

“啧,你话怎么这么多。”韩吉那句话的确成功让利威尔的心情变差,表情比先前难看了很多。

 

埃尔文已经渐渐习惯了和利威尔相处的的日子,即使两人不说话,从利威尔身上散发的干净的气息让埃尔文感到安心。他发现比起那些名贵的酒水,利威尔更喜欢红茶。有时候利威尔会在他的面前批改文件,埃尔文则在一旁提供一些帮助或者问候几句,为利威尔端上一杯红茶。他与利威尔之间的默契让他常常不自主地思考他们曾经见过的可能性,思考那些一开始就否决的事情。埃尔文明白那个人对利威尔的重要性,在自己出于好奇心或是别的情绪下追问利威尔关于那个人的事时,利威尔的表情都或多或少有些伤感,即使本人并未察觉。也许自己不应该揭开利威尔的伤疤,去猜测那人与利威尔的关系,但是当利威尔每天按时来光顾自己的生意时,一面怀着期待的心情一面去思考利威尔每天来这里到底是为了那个人还是自己。

可是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吗,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他不能失去利威尔,哪怕被利威尔当作别人。

只是偶尔也会羡慕那个人啊,被这样爱着。

埃尔文一直以来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恋人,对工作抱有极大热情的他认为恋爱这种事情只会让自己分心,因此长久以来都婉拒了对自己有意思的人。可是如果是和利威尔的话,或许恋爱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

现在利威尔正坐在他的身边,柔顺的黑发被削到脑后,埃尔文看着利威尔剃得很干净的后脑勺,有一种念头升起,他想伸手去触碰利威尔的后脑,抚摸上面整齐的绒毛。

但是他还是忍住了,因为利威尔不会喜欢他这么做,他不希望被利威尔讨厌。

“埃尔文,难道你一直没有找一个女人的想法?”当利威尔问出这句话后,埃尔文的心脏砰砰直跳。

“你希望吗?”

“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利威尔说的没错,自己找不找女人和他有什么关系,利威尔只是随便问问,自己却渴望从利威尔那里得到什么回应,简直幼稚到家了。

利威尔是真的对自己一点那样的意思都没有啊。

埃尔文的微笑就快挂不住,然而利威尔只是让埃尔文自己决定,从以前开始,利威尔就十分相信埃尔文的判断。

“我目前没有这个打算。”

“是吗,如果一直有讨厌的苍蝇黏在你身上,你会把它赶走吗?”

“这...”

利威尔只觉得怒火中烧,蹲到埃尔文身前,伸手去拉埃尔文的拉链。

还来不及推开,利威尔冰凉的手指已经握住自己的那东西,紧接着被温热的口腔和嘴唇包裹。


TBC

——

抱歉,我卡肉了,我会更新的!

评论(1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