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gel im Kafig

现在团兵only

【团兵】蝙蝠魔

11、


莫布里特用玩具鸭子逗弄怀里的婴儿,小哭包睁着大眼看得出神,总是挂着泪水的小脸上终于露出甜甜的笑容。玩具鸭子尖锐的叫声让利威尔不太舒适,头顶的翅膀不自觉地抖动。

“这孩子取名字了吗?”莫布里特突然这么问,利威尔疑惑地挑眉,“那个.....我指的是大名。”

“哭包”这个名字简直就是诅咒,虽然脆弱的婴儿容易哭很正常,但是这频率未免太高了,看到利威尔浓重的黑眼圈,莫布里特觉得或许早点取大名会比较好。

“果然还没有吗?”

“我对取名并不擅长。”

“那您要不要看看...”莫布里特放下玩具,一只手把婴儿搂紧,另一只手从背包里拿出一本书。其实帮利威尔先生给孩子取名才是他今天拜访的目的。

利威尔接过哭包,让孩子以一种舒适的姿势靠在自己怀里。莫布里特随意翻开一页,把书抬在利威尔面前,让他挑选。

然而利威尔更随意,扫了一眼印满名字的页面,尖长的指甲毫不犹豫地戳向其中一个名字,果断得仿佛只是给一只猫或者狗取名。

“埃里希?”

利威尔点头,然后低头看着困倦的哭包。

“我喜欢这个名字。”

埃里希史密斯吗?莫布里特心想。

“埃里希阿克曼。”利威尔说道。

哭包又睡着了,利威尔垂下眼睑,目光依然没有从那张睡颜面前移开。

作为一个外人,莫布里特心头竟有一股淡淡的伤感。他默默地收起那本书,为了不吵醒睡着的婴儿,他决定离开。

利威尔坐在窗边的椅子上,之前浑身锋芒的恶魔也显得温柔。莫布里特幻想如果有一天韩吉桑成了母亲,会不会也露出温柔的目光。

但是这个想法很快就消散了,如果韩吉桑有了孩子,会不会教他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或者做什么可怕的实验,那场面有点恐怖。

不过对他来说,最不可思议的是即使依然害怕成为恶魔的食物也发自内心地愿意帮助他。

莫布里特轻轻把门关上。

屋子又恢复安静,利威尔把睡着的孩子小心地放进婴儿床,想起一些事。

名字吗?他们的种族原本不需要这样的东西,但是为了在人类的地盘上获得那么点立足之地,不得不伪装起来,像人类一样取一些规整又复杂实际上无聊的名字。

其实有时候人类也不是那么可恨,作为人类的天敌却总是被他们的爱包围,以至于让他几乎快忘却人类过去给他造成的伤害。那么他能够替死去的同伴原谅他们吗。

逞着孩子还在睡觉,利威尔去了集市。各种样式的婴儿服让他忍不住驻足,仔细挑选衣服的时候正巧感觉有人轻轻碰了自己的肩膀。

“真的是您!好久不见了,我还以为认错了呢。”褐色短发的女孩子看到利威尔时很激动,笑得眉眼弯弯。

“好久不见,那罐柠檬片很管用,我夫人喝了之后好了很多,非常感谢。”

“哎呀,客气什么啊,话说您孩子出生了吧?”

“嗯。”

小姑娘看了看利威尔手里的几件小裙子,恍然大悟,“原来是女孩子吗!最近我们家进了好几件新款婴儿裙呢,都很好看噢。”

利威尔有些尴尬,还来不及回答,小姑娘已经从仓库拿出几件精致的小裙子。一件是纯白带有黑边并且系着黑色蝴蝶结的水手裙,一件是天蓝色的领口镶有许多水钻的纱裙。

“女孩子的话,不好好打扮一番太可惜了。”

最后利威尔在小姑娘的推荐下买下了那几件裙子,就当是感谢对自己的照顾。不过不得不承认人类小孩的衣服很好看,自己小时候只能穿着不知道凯尼从哪搞来的夹克和衬衫,那家伙当时可是穷得叮当响,那衣服大概是凯尼大晚上吸了血顺便从别人家捞来的吧。

最近街上的人很多,似乎是为了几天后的夏日祭做准备,很多店铺摆出了平时不常有的浴衣和服。但热闹的氛围氛与利威尔无关,他对人类的节日不感兴趣,并且卓越的听力让他极度厌恶烟花的声音。埃尔文每一年都坚持不懈地邀请他一起去街上走走,利威尔即使答应了他的请求,也会在烟火大会开始之前离开。如今埃尔文离开了这里,夏日祭与他更无半点关系。

“后天我打算回来。”埃尔文在电话里说道。

利威尔瞬时愕然。

“你舍得放弃东京的烟火大会吗,从小就期待着。”

“利威尔,对我来说,没有你的祭典是没有意义的。”

“随便你吧。”

利威尔挂了电话,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婴儿床里的孩子。

看来要再次拜托莫布里特了。

窗外的风景从密集的楼房到遍地的田和山林,埃尔文说不清心中什么感觉。这是他从小生活的地方,很多地方都有了变化,那座供火车经过的大桥不知什么时候被拦住了。埃尔文小时候很喜欢来这里,一边踩着废弃的火车轨道,一聆听听溪水流动和风吹树叶的声音。

利威尔住在偏僻的地方,埃尔文习惯于抄近道,每次身上沾着泥土和树叶的他都会被利威尔嫌弃一通,但是如今高大的身躯型已经不允许他这么做了。

利威尔把孩子交给了莫布里特。

离开利威尔怀抱的埃里希嘴里不清晰地叫着刚学会的“爸爸”,胡乱挥动着手臂,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如果耽误你参加祭典的话就算了。”利威尔伸手刮了刮埃里希的鼻子,然后对着孩子说,“听话,我晚上来接你。”

“不会的,这个活动每年都有,不行的话我也可以带着埃里希逛逛,我会尽力不让埃尔文桑遇见我。”莫布里特摇晃着埃里希,试图安抚他。

“麻烦你了。”

利威尔飞远,但是孩子抽泣的声音还是被敏锐地捕捉到。压住心中的不安,利威尔告诉自己那个孩子必须早点适应,不能过于依赖他。婴儿身上的奶香味能够很好的掩盖鲜血的味道,当孩子逐渐长大,利威尔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像那次对埃尔文一样,做出伤害埃里希的事,毕竟他是人类的孩子。出于保护幼子的本能,利威尔担心那样的事发生,他也必须努力克制对人血的欲望才能保证那孩子平安的活下去。

利威尔把婴儿用品锁进柜子里,婴儿床被桌布盖住。

他果然还是畏惧埃尔文得知真相,埃尔文把他当做重要的人,却莫名其妙地冒出一个孩子,一辈子都和自己这种人不人兽不兽的怪物纠缠不清,那实在是倒霉。埃尔文拥有的应当是成功的事业,温柔的妻子和完整的家庭。不过偶尔也会羡慕那些人类啊。

“你打算在那站多久?”

“真不愧是利威尔。”虽然和利威尔相处了很久,埃尔文依然佩服利威尔的听力。

利威尔抬着头打量着埃尔文,严肃的眼神让埃尔文不由自主地伸手理了理头发,越发怀疑自己花了很长时间的精心打扮,因为之前蒂姆说他的三七分显老所以索性把刘海散了下来。

利威尔心里抱怨才一年不见,这家伙就长这么高了,啧,光凭这张脸估计在学校里受不少女生喜欢吧。

“脸色怎么这么差?利威尔,最近没有好好休息吗?”

还不是因为那小鬼像你,嗓门大,又老哭。

虽然这里只是一个平凡的小村子,祭典的气氛却十分浓重。穿着浴衣的人们围在路边欣赏花魁游街,不时喝彩。埃尔文品尝街上店铺的金平糖,顺手朝利威尔嘴里塞了一颗,淡淡的甜味从舌尖散开。

有的地方挂着不少面具,有小孩子喜欢的卡通人物,也有一些狰狞的妖怪。

“大爷,我要这个面具。”埃尔文摘下一只眼睛狭长的白狐面具,给利威尔戴上。

“喂,你这家伙做什么?”

“传说白狐是代表幸福的神灵,我觉得它很适合你。”

“你确定我这个以喝人血为生的恶魔能给人们带来幸福?”

“那也一定是最善良最纯洁的恶魔。”埃尔文笑。

利威尔抚摸着面具,居然觉得心脏跳得该死的快。

“看,是苹果糖哦。”莫布里特不擅长逗小孩,为了让埃里希停止哭泣,他还是带着孩子上街了。

看到了新奇的事情,埃里希眨着大眼睛,口水因为没有牙齿的阻挡而从嘴角流下,看起来很想吃。

莫布里特难堪极了,即使再馋也不能给牙齿也没长出的婴儿吃,“我们来吃掉它吧。”,于是莫布里特咬了一口,埃里希看着莫布里特咀嚼,也伸出舌头舔舔嘴唇,但是莫布里特只是接着咬了一口,完全没有给自己吃的意思,埃里希又哭了起来,嘹亮的哭声让路人纷纷回头。

“不哭,不哭啊。”莫布里特觉得这是他人生中最尴尬的时刻。

听到哭声的利威尔立即拉着埃尔文到离中心较远的地方走去,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这里的人也逐渐变少。

“利威尔,我们去哪?”

“你不是想和我一起看烟花吗?”

这是利威尔第一次同意和他一起看烟花,埃尔文的心跳加速,捏紧了利威尔的手。他们走到一片草地,这里也有一些情侣和小孩等待着烟花。

“埃尔文,你很奇怪。”埃尔文闻言回头。

“从和你逛街开始就感觉你心不在焉,你有心事。”

埃尔文低头,拳头紧握。

“从那个电话开始,我的脑中一直有一个猜想。”埃尔文缓缓开口,“因此,这次回来不仅是为了看你,也有想验证那个猜想的私心。”

利威尔的表情被藏在面具下。

“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并不会主动结识除莫布里特之外的人类,更不会为他们照顾孩子。”

埃尔文拿出一只西洋棋模型,利威尔睁大了眼。这是利威尔从埃尔文的旧屋子里找到的,用来给小鬼当玩具。

“利威尔,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利威尔透过白狐面具狭长的眼睛望着埃尔文。烟火响彻云霄,嬉笑打闹的孩子停下动作,谈情说爱的情侣都抬起头。

埃尔文立即把利威尔揽入怀中,手臂环住他的头部,为利威尔挡住耳朵。天空绽放的一片花火之下仿佛有一对情侣在拥抱。

对利威尔来说,这样并不能降低烟花的噪音,但是埃尔文的心跳让他平静下来。

毕竟那些掩饰都太粗糙,会被发现是显而易见的事。既然到了这个地步,就做好直面审问和坦白一切的准备吧,他不能再替埃尔文私自做出选择。

“你有一个小鬼。”烟花渐渐减少,利威尔终于开口。

“我可以看看他吗,我们的小鬼。”埃尔文的心脏极速跳动,脑中已经开始幻想那个孩子的样子,竟然有些初为人父的紧张。

后来他从莫布里特的手里接过孩子,手有些颤抖。

“是个女孩子吗?”埃尔文看着穿着一身裙子的熟睡的小鬼,眼泪几乎要流出来。

莫布里特尽全力憋笑。

“呃,是个男孩。”然后满意地看到埃尔文疑惑的表情。

“利威尔,我竟然没发现,你有这样的爱好。”

埃尔文小心地抱着孩子,看着这个与自己十分相似的孩子,最后还是流出眼泪。

果然压力太大了吗,毕竟埃尔文也还是一个刚成年的孩子。利威尔想。

“我是一个混蛋,明明说过对你负责,却让你一个人承担这么多。”

“你想多了,再怎么说,我也是活了很久的雄性,不准把我想得太娇弱。”看着埃尔文垂头丧气的样子,利威尔有些火大。

“利威尔,可以再等我几年吗?我会给你和这个孩子更好的生活。”埃尔文抹掉眼泪,“我想,我有更明确的目标了。”

“别想太多,尽你的全力去做,我不会强迫你必须为我做出什么。”

等多少年都无所谓,你能接受这样的事我已心满意足。

【团兵】阴差阳错 (下)(完结)

即使韩吉本身对这次见面不抱有太大希望,早有露馅的预知,但是没想到会暴露的这么快,还来不及圆谎。也是,利威尔找自己就是一个错误。韩吉不知道怎么回答,埃尔文表情消沉,双眼隐藏在阴影中,韩吉不由自主地抬手想要安抚面前万念俱灰的人,想了想好像不对,手指还没有触碰埃尔文的脸,便阴差阳错地搭在埃尔文的肩上。
一辆公交车开过车站,车门打开,埃尔文转身走向只有几步之遥的车。韩吉的手僵硬地停在空中,独留韩吉石化在原地,被无视的韩吉有些恼怒,不是因为埃尔文的冷漠使她尴尬,而是她满脑子都是关于如果让埃尔文走掉,利威尔的爱情也会一并消失的事。他让韩吉代替自己见埃尔文,那个一脸性冷淡的家伙也会如此小心翼翼地对待这份感情。
“兄弟,我有话和你说!”韩吉快步追上埃尔文,然而埃尔文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眼看埃尔文右脚就要踏上台阶,韩吉眼疾手快地抓住埃尔文的衣领,硬是将埃尔文生生拉下车。“你他妈的给老娘站住!”被拉下车的埃尔文一脸迷茫,完全没有料到对方会做出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女士,你这是什么意思?”公交车司机大概是看惯了这种儿女情长的琐事,见怪不怪,摇摇头关上车门,驶向下一站。
“我没和你开玩笑。”怒气渐渐消化,韩吉的表情柔和下来,对方才的做法抱有歉意,很快恢复了平时没心没肺的样子,对埃尔文微笑,“我们换个地方说话,这里不太方便。”

Leviathan: 到底怎么样了?
韩吉从见到埃尔文起就音信全无,也不知道事情怎么样了,有没有暴露真相,利威尔十分急躁。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

索尼是坨翔:别闹,我们在网吧,在陪他打游戏,你表哥看起来很喜欢游戏啊

Leviathan: 他有没有发现?
索尼是坨翔:没有没有,放心。

利威尔反而更加担心,韩吉那家伙技术那么烂,埃尔文说不定会一眼看穿,况且,韩吉一点都算不上稳重啊。

还真是头疼……

Leviathan: 我干脆来网吧看看

索尼是坨翔:什么?!are you kidding me?

她放下手机,揉捏眉心,然而敌人已经攻破防线。韩吉是当之无愧的“猪队友”,游戏里胜仗没打过几回,坑队友的能力倒是数一数二。果不其然,敌方已打入内部。
“砰!”埃尔文锤击键盘,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用行动表达无声的谴责,韩吉抱歉地笑笑。

索尼是坨翔:你别闹了!不要打扰我们,OK?!

Leviathan: 看来你们相处得很好,我顺便来看看

索尼是坨翔:..............

利威尔猜得到他们在哪一个网吧,很快就到达。一进门就看到韩吉七手八脚地操作键盘,整张脸写满了困扰。利威尔自然的坐在韩吉的对面,悄悄地审视韩吉身边的人。

是个外国人,看起来很高大,正在认真地打游戏,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
利威尔小心地用目光勾勒埃尔文的轮廓,从额头到挺拔的鼻梁再到嘴唇最后到下巴,每一次细致的勾勒都在一一与屏幕后的埃尔文对应,利威尔心脏快速跳动,这让他想起每一次练习拳击,脸皮发烫。抛开埃尔文是个欧美人的事实,埃尔文的长相的确很和利威尔的胃口。紧接着,利威尔也注意到,埃尔文并不是自己表哥的事韩吉大概早就知道了,也应该猜到埃尔文和自己的关系。那么他们现在做的事情能说明什么?
“呼!!!”韩吉擤鼻涕的声音打断利威尔的思考,果然韩吉向自己使眼色,提醒自己不要过多打量埃尔文,以免引起怀疑。
利威尔微微点头,韩吉也松口气,鼻尖红了。
利威尔心里再次感谢这位老友。

实际上两人的动静很大,成功引起埃尔文的注意。埃尔文看了看韩吉,又看了一眼对面的利威尔。视线相撞,利威尔条件反射地低下头,心里狠狠抱怨自己的心虚。
当利威尔抬起头,埃尔文的注意已经回到电脑上了。

---------------------
19:21
Leviathan: 今天的约会感觉怎么样啊
Mr.Smith: 呵呵,还不错

利威尔回想中午去网吧的事,决定试探一下埃尔文。

Leviathan: 你看到我对面那家伙了吗,其实他是我老友,听说我和你在网吧,非要来看看,跟个跟屁虫似的

Mr.Smith: 是吗?你为何不向我介绍一下你的友人

Leviathan: 呃 那家伙怕尴尬,所以我想着还是算了

Mr. Smith: 哈哈 真奇怪 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很冷静很成熟的女人,没想到本人这么开朗豪爽

利威尔觉得自己的手有些抖,差点抓不住手机。

Mr. Smith: 你那个朋友也很有意思,从头到尾都在看我,我都快被看穿了哈哈,看来你朋友很在意你对象呢

利威尔的手机还是掉了。

利威尔羞愧了好一会,才慢悠悠地捡起手机,用手帕擦干净屏幕,待冷静下来,才敲击键盘。

Leviathan: .........你想表达什么
Mr. Smith: 什么?

欺骗后的犯罪感与心虚涌上心头,利威尔有些喘不过气,仿佛屏幕后的埃尔文正微笑地等待揭穿自己,自己就像一个自以为是的傻子。
利威尔还是决定向埃尔文摊牌,他害怕埃尔文离开,更害怕在对方已经看穿的情况下继续扮演小丑。

Leviathan: 别装傻,你早就发现了是不是

埃尔文没有回复。

Leviathan: 你不用保持沉默,连我自己都觉得我特白痴,这种幼稚的事情论谁都能一眼就发现吧

Mr. Smith: 里维,冷静一下

Leviathan: 你果然是知道的,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就是一个骗子,我欺骗了你的感情,但我不后悔,我他妈的就是喜欢你

Leviathan: 你对面的那个家伙就是我,又矮又凶又老,让你失望了吧

Mr. Smith: 嗯 我知道 可是我觉得你很可爱

Leviathan: ????

Mr. Smith: 一开始我发现这是一场骗局的时候,的确非常生气,后来冷静下来,等你出现,看到你小心翼翼的样子,我明白这或许是一个善意的谎言。让你如此缺乏安全感一定是我的错,但是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是男人或女人,而是你。

Leviathan: 这么说....你接受事实了?

Mr. Smith: 嗯 不如说 我期待与你来一场真正的约会

利威尔震惊,他已经做好鱼死网破的准备,但是结果出乎意料,他不仅没有失去埃尔文,而且从此能与埃尔文坦诚相待,毫无顾虑地在一起。
复得的喜悦让利威尔如释重负。


当晚,利威尔收到一条简讯。

索尼是坨翔:抱歉啊利威尔,我听那家伙你们互相坦白了,我也有一些事情想要告诉你。那家伙看到我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不是你了,当时他转身就要上车,拦也拦不住。后来我根据自己的猜想给他说了关于你的事,那家伙大概是想通了想要见你,想看看你是什么样的人,但是直接让你来可能比较唐突,于是我提议咱们去网吧,这样一定会让你觉得怀疑。依照你的性子,你无论如何都会来探查一下情况,所以我和他假装事情没有暴露,就是为了让你自投罗网,对此我深深感到抱歉,你可千万不要扣了索尼的粮食TAT 总之听到那么坦诚相待了,我也为你感到高兴,我家老男人终于可以好好恋爱了:-)

利威尔面色柔和。

Leviathan: 多谢了,臭眼镜

“女王来信”

女王:嗨!舅妈,事情我都听舅舅说了。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你是个男人了,我没有揭穿,是因为首先我怕舅舅伤心也怕你们想不明白,其次这完全满足了作为一个资深腐女的心☺️☺️ 后来我也找舅舅聊过,我告诉他,你爱他,但是恰好你们性别相同。舅舅一直不肯吃我的安利,那我就安利给舅妈好了!最近有一篇超火的BL小说,链接我已经发给你了😆😆

利威尔感谢每一个祝福他的人,幸福的同时,利威尔的心情也十分复杂:说到底,从头到尾被骗的,只有我一个人......

END

【团兵】 阴差阳错 (网恋paro)(中)

http://bingzhang885.lofter.com/post/1eaf42c1_eeb9d2f6 上一篇

7:10
Mr.Smith: 早安😄
Leviathan: 早

利威尔想着埃尔文怎么装得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还是说埃尔文昨晚只是闲的发慌。是啊,网恋什么的,想想就不现实,没必要当真。

然而,埃尔文还是同往常一样,一面常约利威尔打游戏,一面不忘记对利威尔玩笑似的说几句情话。只是,长久以来,利威尔也没有放在心上。但是恶狠狠地怼回去是必不可少的。


2018.9.24 21:00
Mr.Smith: 里维,今天是中秋。你看见窗外的满月了吗?虽然你我不在一起,但我们今天看的是同一个满月噢,今天的满月替我陪你一个晚上。

利威尔望了望窗外,正巧这几天下了大雨,厚重的云层遮住了月亮,但是依旧可以看见透过云层的朦胧的月光。

利威尔和埃尔文认识也有两个月了,每天都要披着女人的外皮同埃尔文交流,尽管利威尔喜欢与人坦诚相待,也不愿意欺骗他人的感情,但是每当利威尔想和埃尔文挑明自己是个男人时还是会纠结。
大不了直接被拉黑,从此老死不相往来,反正也是一辈子都不可能见着的人。
可是,到底在怕什么呢。
要是埃尔文知道我是男人的话。利威尔摇头叹息。

Leviathan: 是啊,今天月亮很美。
Mr.Smith: 里维,你愿意接受我了吗😔
Leviathan: 嗯,算是吧。

你情我愿,就算是欺骗,也是你埃尔文自作自受……

Mr.Smith: !!!!!!
Mr.Smith:让我幸福的死去吧😭😭😭😭
Leviathan: 笨蛋

利威尔和埃尔文终于“在一起”了,埃尔文几乎每一天都春光满面,不再沉迷于游戏,以至于工作效率比曾经更高。虽然利威尔话不多,但是尬聊几句也可以高兴很久。

17:40
【女王请求加您为好友】
【接受】

女王:你好~这里是克里斯塔酱,听舅舅说我就快有舅妈了,特意来此拜见一下未来的舅妈!

Leviathan:.....你舅舅?

女王:没错!我舅舅就是埃尔文史密斯!如果舅妈对舅舅有任何不满意的地方,我都会帮舅妈教训舅舅哦!

Leviathan: 你舅舅知道你找我吗

女王:他不知道噢,是我自己偷拿舅舅的手机,哎就算他知道也没关系啊,其实我舅舅他这人挺好的,但是怎么说呢,他看起来一表人才,实际上情商低的不行,他笑起来可以把下属吓得半死。

Leviathan: 噗...

利威尔继续作为埃尔文网络上的伴侣与埃尔文交往,偶尔会和埃尔文这个侄女克里斯塔聊一两句。不可否定的是,这样很累。利威尔与埃尔文交流的同时不断的提醒自己是个男人,而埃尔文喜欢的只是他脑中构想的不存在的女人,只是一个游戏技术高深,成熟稳重的女人,而不是屏幕后真实的自己。自己和埃尔文交往是一时冲动,存在的不确定因素太多,更何况网恋本身不靠谱,所以就当是玩玩就好。
埃尔文不知晓这一切,所以才会和自己那么开心的聊天。试想一下,如果有一天那个叫自己思念已久的爱人成为一个矮小粗暴大龄的男人出现在自己眼前,怕是要震惊致死吧。

逃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利威尔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2019.10.13
Mr.Smith: 里维,我们交往有一年多了吧,我想我们应该找个机会见面🤔

实际上这不是埃尔文第一次提出见面,在此之前埃尔文就提出几次,利威尔总是有充分的理由拒绝,也秉持着长期拒绝会让埃尔去产生质疑并乘机一刀两断,就此解脱的理念。然而埃尔文在被拒绝后也没有失去耐心,这倒令利威尔不知道埃尔文是否产生怀疑了,埃尔文并不是蠢到完全相信爱情相信网恋,相反是个睿智的人。
所以这家伙是故意挑自己生日那天见面,早料到利威尔不想让自己的生日留下遗憾,就算不愿意,也会硬着头皮见面。

Leviathan: 好吧,看在你生日的份上。
Mr.Smith: 万岁!
----------------------------------
13:31
Leviathan:韩吉。

索尼是坨翔: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今天没叫我四眼??

Leviathan: 啧,就你话最多。
Leviathan: 那个...明天我乡下的表哥要来看我,但是我忙,你去帮我见见我表哥

索尼是坨翔:开什么玩笑?你以为你表哥是智障,男女都分不清???

Leviathan: 少废话,我当年见他的时候还小,所以我表哥一直以为我是个女孩子,记得和他说你叫里维

......利威尔不由得赞美自己的戏精程度

索尼是坨翔:李维?我看我还叫李维嘉算了,为什么不去找佩特拉,你就不怕我穿帮???

Leviathan: 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佩特拉去,话说索尼的粮食你还要不要了

索尼是坨翔:我靠!!居然拿索尼威胁我,利威尔你这个坏心眼的家伙!!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Leviathan:就这一次,完事我会请你吃饭的

索尼是坨翔:....你表哥对我做什么,我就对你做什么🙃🙃

Leviathan: 到时候你别叫他表哥,叫他埃尔文,他不喜欢我叫他哥,还有,我表哥比较热情,如果他要和你搂搂抱抱的话都是正常的,保持距离就行

索尼是坨翔:你哥怪癖还真多啊……
-------------------------
2019.10.14 8:00
Mr.Smith: 里维,到哪里了☺️☺️


Leviathan:韩吉,你在哪
索尼是坨翔:城西车站
///////////////
Leviathan:我在城西车站
Mr.Smith: 好的 我来找你😆

///////////////

Leviathan: 你今天穿了什么
索尼是坨翔:深红色风衣,黑色长裤和高帮皮鞋

///////////////
Leviathan: 我穿了深红色风衣
Mr. Smith: 我看到你了噢
Leviathan: !

此时正在等车的韩吉突然落入怀抱,猝不及防。
.....利威尔的表哥果然热情。

韩吉慢慢扭过头,然后捏住埃尔文的五指,将埃尔文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放下。韩吉有些怔忪地打量眼前的男人,高大的个头,金发碧眼.....神他妈,和利威尔的黑发灰眼,小个头完全不符,这哪里是利威尔的表哥,这是个外国人吧!
得知被坑的韩吉感到十辆马车在心里飞奔,但是韩吉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什么。
.......这男人难道是..?

“里维?”看到脸色一会青一会白,最后露出诡异笑容的韩吉,埃尔文发懵,但是很快镇定下来,“你不是他对吧。”
韩吉明白自己暴露了什么,心虚地快速瞟过埃尔文的脸,果不其然,对方的态度不复刚才那般热情。埃尔文已经做不出任何表情,场面十分尴尬严肃,埃尔文低下头,看起来万念俱灰。最后还是叹口气,“你到底是谁?”

利威尔,我大概是帮不了你了……

TBC

------------------
曾经看过很多关于网恋奔现的帖子,今天想用在团兵身上😂😂

【团兵】阴差阳错 (网恋paro) (上)


*网恋奔现梗

*人物严重ooc 注意避雷




据说打游戏是找对象的一大途径,但是对于35岁的单身汉埃尔文史密斯而言,游戏是为了获取更大的成就感。作为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工作严谨细致,但是闲暇的玩乐也必不可少。午休时间是埃尔文固定游戏的时间,奈尔和米克也是游戏的爱好者,三人臭味相投,玩起游戏不管三七二十一,嗓门大如雷鸣,遭同事白眼无数,依旧不知悔改。念在三人工作能力较强,不敢公开吵架,也就此作罢,习惯了午后的嘈杂。
埃尔文由于长期以来仔细钻研游戏,技艺超群,百战百胜,为此成为不少游戏少女的网络男神,整天“小哥哥”地叫着,全然不顾对方是个成熟的大叔,看得米克和奈尔羡慕不已。
然而......
不同寻常的是,埃尔文被一个迎面而来,气势汹汹的家伙秒杀,并遭到对方无情的嘲讽,“嘁,60级的家伙怎么像个10级的渣。”然后扔出一个粪便的表情。
奈尔和米克一个捧腹大笑,一个猛捶桌子,埃尔文黑了张脸。“埃尔文,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让我笑会...”虽然埃尔文最恨的就是认输,无论是工作还是游戏,但是那人简单粗暴,干净利落地干掉自己的动作让埃尔文心生佩服,急切地想要认识对方或者拜大佬为师。

这游戏真是越来越没有意思了。
利威尔正想着卸载游戏,从此开始新的人生,然而手机“叮咚!”响起。
[Mr.Smith请求加你为好友]
利威尔挑眉,这不是那个60级的渣渣么。
【拒绝】

[Mr.Smith请求加你为好友]
【拒绝】
[Mr.Smith请求加你为好友]
【拒绝】
[Mr.Smith请求加你为好友]

.........这人到底有完没完啊

【同意】

Mr.Smith:你好😄这里是埃尔文史密斯
Leviathan: 有屁快放
Mr.Smith:不得不说您刚才那一招真的非常厉害,一秒就把我搞定了,在下佩服
Leviathan: 说得像是你不好干掉似的
Mr.Smith:刚才看了一下您的资料,原来是女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游戏打得这么好的女性

女性?
利威尔回忆当初在韩吉的热烈请求下下载了此游戏,随意填写了资料,还未看清就已提交资料,想回过头来改性别时,被告知性别无法修改。
利威尔并不在意,下载游戏纯粹是为了娱乐,但是每天都被各种奇葩骚扰也很烦躁。

Leviathan: 那是你鼠目寸光,别仗着你级别高就整天女性女性的乱叫

利威尔想捉弄一下这个讨人厌的家伙。

Mr.Smith:您教训的是...如果我说错话了,请原谅。
Leviathan :哼

这是个不太好的开始,不久之后埃尔文提出组团开战,并且有空时与埃尔文练习对战。在被猪队友坑与对方强大的实力夹击下,利威尔与自己的默契配合总是突破困难,胜仗常有。与利威尔对战时,埃尔文几乎每次都轻易败在利威尔手下,但是利威尔没有就此失去兴趣,依然准时应约。
埃尔文一开始觉得对方高傲自负,难以相处,经过时间的检验,埃尔文发现对方其实是一个温柔,充满耐心的人,埃尔文对他的好感不断提升。

Mr.Smith:话说,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利威尔拨动键盘,手指停在【发送】,然后立刻把“利威尔”删去,换成“里维”。

Mr.Smith:里维吗,女孩子叫这么霸气的名字,果然人如其名😁

.........情商这么低,活该单身,你应该庆幸我没有说莉莉安
Leviathan:别笑的这么恶心

“你最近是怎么了,整天笑得像个恋爱中的傻子。”埃尔文回过头来就看到米克厚厚的刘海,米克借机扶住埃尔文的肩膀,嗅了嗅埃尔文的脖子,“没有女人的味道。”
“别费劲了,埃尔文是打算打一辈子光棍。”奈尔与埃尔文同岁,眼下已经有一个孩子,玛丽也怀了二胎,已经六个月了。想起来就自豪不已。
-----------------
2018.7.14 19:00
Mr.Smith:.我要超级酷,但是如果你和我聊天的话,我可以不酷那么一小会儿。
Leviathan: .....无聊

2018.7.15 18:00

Mr.Smith:我觉得你今天有点怪,怪可爱的
Leviathan: 再说就拉黑

2018.7.16.12:00
Mr.Smith:自从你第一次跟我说早安,我就决定以后每天还你一个早安。
Leviathan:大中午了,白痴
Me.Smith:午安🌚🌚🌚

也不知是从哪复制的土味情话,埃尔文只觉得对方的反应十分有趣,明明被恶狠狠的回复,却总是在恶言相向里隐藏的意味不明的可爱。
埃尔文闷笑一声,放下手机,提笔工作。“怎么?今天不玩游戏了?”米克端起茶杯。
“不了,偶尔也要休息一下。”埃尔文微笑,将目光集中在纸笔。与其说是在工作,不如说是为了转移注意力。埃尔文觉得自己中了毒,竟然在强撩利威尔时把自己也坑进去了,有时候甚至想着应该自己亲手写一段话给利威尔,可能真的会被拒绝,那真是惨极了。
不,想要的东西不管通过什么方式都要得到。
如果拒绝,那就死缠烂打,到对方答应为止。
埃尔文明白利威尔不是几句情话就上钩的蠢女人,但是隔着屏幕,埃尔文无法当面将心声传达给对方,也无法付出实际行动感化对方,他也明白利威尔不可能接受别人的东西,因此更无法通过寄礼物让利威尔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通过语言慢慢打动对方,即使很有可能被拉进黑名单,但他相信利威尔不会。

Mr.Smith: 我们从未见面,但是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里维
埃尔文很想吐槽一下自己,阅读了这么多书籍,面对利威尔就词穷,完全表达不出真实感情。
是啊,他们从未见面,也许隔着十万八千里,埃尔文还是想看看她长什么样子,想陪在她身边,想抱一抱她。

屏幕另一边的利威尔也不那么好受,作为一个直男,被一个大男人说喜欢,感到一阵恶寒;装成一个女人,无意中欺骗别人的感情,感到罪大恶极。

Leviathan: 你是在开玩笑吧
原本收到回复的埃尔文很开心,下一秒笑脸消失殆尽。

Mr.Smith: 我是个拿这么重要的事情开玩笑的人,还是说我只是一个笨蛋
Leviathan: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很惊讶
Leviathan: 放弃吧,我们是不可能的

罪恶感就像沉重的巨石,但是他不能欺骗别人的感情,如果决绝地拒绝可以打消埃尔文不切实际的想法,那么这一定是个无悔的选择。

手机提示不再响起,利威尔检查一番手机,聊天页面没有变化,埃尔文没有回复。
利威尔打开已经很久未看的电视,等待手机提示,利威尔调到好友最爱的电影频道,装模作样地看了半截电影,实际上什么内容也没有进入大脑,打开手机一看,已经过去50分钟,埃尔文依然没有回复。
大概是放弃了吧,看来也只是玩玩吧。
利威尔总算是松口气,心满意足地睡去。

TBC

未经过同意擅自养小狗的团长与犯洁癖的兵长

你们有一个共同点,总是不经意间美到让人哭泣

官方的你是最美的

艾伦生日快乐~做了一个兵长蛋糕😂😂虽然把兵长给毁了,但是希望你和兵长能永远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