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gel im Kafig

现在团兵only

【团兵】ブルーバード

  *有兄弟设定,注意避雷

*ABO


     “哥,打盘游戏么。”利威尔抱手倚靠着门框。

“抱歉利威尔,我今天有事。”气氛瞬间冷了一度。

“嘁,每次都这么说。”

埃尔文分给利威尔的时间一直都极少。小时候,正呀呀学语的利威尔笨拙地爬到埃尔文身边,小手抓着埃尔文的裤脚,埃尔文蹲下身,轻轻吻着利威尔的脸,扶正利威尔歪歪扭扭的姿势,“抱歉,利威尔,我现在要去看书了,下次再陪你玩吧。”而小利威尔还没理解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埃尔文就在他呆滞的目光下离开了房间。

到了利威尔上小学的年纪,埃尔文已经同大部分孩子一样开始了繁忙的学习,利威尔印象里最多的便是埃尔文背着书包走到玄关换鞋的背影。

“哥哥,你又要出去吗。”

“嗯,我要上补习班。”

“可是今天是周末。”小利威尔脸颊有些绯红,一只手捏着衣角。

“抱歉,利威尔,今天不能陪你玩。”果不其然,利威尔露出了很失望的表情。埃尔文笑得无奈,抚摸利威尔柔软的黑发。

“下次吧。”然而埃尔文回到家只是不停地缠着父亲问这问那,对利威尔的承诺却少有实现过。

利威尔上了中学后,越发的沉默寡言,比同龄孩子成熟得多。学习十分用心,和他那优秀的哥哥一样,因此成绩相当不错,埃尔文作为兄长,为自己的弟弟感到骄傲,但是利威尔却不怎么爱叫他“哥哥”了,同时心里也有隐约的伤感。

“好吧,今天就破例。”埃尔文停止整理书包,这么久了,听到利威尔叫他“哥”,竟有种久违的感动。

游戏的音乐响起,然后是一阵打斗的声音。

Game Over!

“还是和以前一样菜。”利威尔挑眉。

“哈哈,我果然不适合玩这种游戏。”虽然利威尔坚持不懈地吐槽埃尔文的技术,但是心情显然很不错。

“和你商量个事。”

“嗯?”

“明天我有马拉松比赛,你要来么。”

埃尔文看着利威尔好一会,久到利威尔不自在,烦躁地扭头,“不来就算了。”

埃尔文突然觉得好笑,忍不住摸利威尔的头,“我明明什么都没有说啊,如果是你的比赛,我会去看的,利威尔。”

“受宠若惊。好了,你去忙你的吧。”利威尔把埃尔文推出门。

埃尔文叹了口气。他对利威尔一直怀有内疚,作为哥哥,却长期缺席,利威尔会失望也是情理之中。

五岁那年,常常听到父母讨论打算领养一个孩子的话题。于是在某个下午,妈妈怀里多了一个包裹,父母脸上都挂着慈祥的笑容。

“阿文,你做哥哥了。”包裹里是一个白白嫩嫩的婴儿,和史密斯家的金发碧眼不同,这个孩子长着一头黑发,深蓝色的眼瞳。

年幼的埃尔文望着那张小脸出神,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婴儿肉嘟嘟的脸。

“是妹妹吗?”

“是弟弟哦,真是个漂亮的孩子。”爸爸从妈妈怀里接过婴儿,轻轻的摇晃,逗得婴儿咿咿呀呀地笑。

埃尔文下定决心保护弟弟一辈子。

还是个幼儿园孩子的他拿着奶瓶小心翼翼地给利威尔喂奶,利威尔睁着一双大眼看着埃尔文。

然而埃尔文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天使一般的弟弟长大后竟如此强悍,刚进小学的第一天把一个同学牙齿踢飞,第二天把另一个小孩的脸锤得青肿,第三天把高年级的孩子揍到大哭。而利威尔只是冷冷地说着他们自找麻烦。埃尔文本想好好教育一下弟弟,但是听利威尔说了事情的经过,埃尔文不再责备他。

敢欺负他的弟弟,他的天使的人,最好别被他遇到。埃尔文悄悄捏紧了拳头。

从那以后,全家一致认为利威尔将来会成为一个强大的Alpha。

到了中学,利威尔渐渐收到了情书,利威尔曾经尝试交往过,但是几乎不了了之。埃尔文看到那个金色长发,身材纤细的女孩子红着脸跟在利威尔身后,嘴里甜甜地叫着“利威尔君”,心里有些酸涩。

后来,他再也没有看到那个姑娘。

“我拒绝了她。”

“为什么?”

利威尔淡淡的看了一眼埃尔文。

“没什么。”

埃尔文无耻地发现心情极好。

马拉松比赛的那天,学校里拥挤不堪。人们等在跑道边,举着牌子,拉着横幅,情绪高涨。埃尔文的身高在人群里比较突出,目不转睛地看着起跑线上的利威尔。

发令枪叩响后,利威尔极速冲出去,很快领先,绑在额头的蓝色布条飘起来。埃尔文一直知道利威尔有着极度发达的运动细胞,虽然身材矮小,却能爆发惊人的力量。忍不住感叹自己的弟弟就有多出色。

“加油!”

“加油啊!!”

太阳火辣辣地照在头顶,埃尔文顾不上擦汗。在烈日下,利威尔的速度逐渐慢下来,被甩在身后的对手陆续反超。

腿好软,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利威尔非常焦躁。

“那是利威尔君吗?”

“利威尔平时很厉害的诶,这是怎么了?”

“真叫人担心。”

埃尔文心脏蹦蹦直跳,利威尔突然糟糕的状态让他担心,眉头皱紧。

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性,毕竟利威尔今年已经十六岁了。

选手们一个个奔向终点,埃尔文等待评委点评完毕,乘着人群还没有聚拢过来,将气喘吁吁的利威尔拉入怀中,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利威尔身上,让自己的Alpha气味掩盖利威尔蔓延的香气。

“偏偏在这种时候出状况,搞什么鬼..”腹部下坠,全身都是陌生的感觉。

“你发/情了。”刚一迈步,利威尔整个人朝地上扑去,埃尔文赶紧扶住,人们忙着关心比赛,并没有把注意力过多地放在这。埃尔文背着利威尔离开人多的地方。

“发/情?”

“我们现在先去保健室,也许那里有抑制剂。”

“不行,不能去。”

埃尔文明白弟弟接受不了同学看见他这个样子,于是没说什么,只好带着利威尔进了厕所。把大门锁紧,让利威尔坐在马桶上冷静一下。然后走到窗边透气,想着办法。好在利威尔的香味还不够浓,埃尔文保持着最后的理智,否则他不敢保证不对利威尔做什么。现在身上没有抑制剂,出去买又担心利威尔被其他Alpha发现,让朋友送根本来不及,难道只能暂时标记了吗……

当这个念头出现在脑内的时候,埃尔文很想给自己一拳,他竟然对自己的弟弟有这种想法。

利威尔坐立难安,身龜下不断涌出的黏液沾湿了裤子。

“埃尔文..”

“利威尔,感觉怎么样了。”埃尔文蹲在利威尔身前。

利威尔突然伸手圈住埃尔文的脖颈,埃尔文立即握住利威尔的肩膀,推离他靠上来的嘴唇。

“利威尔,不可以。”埃尔文垂下眼睫,深吸一口气。

“很难受。”也不知道利威尔有没有听进去,年纪还小的他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完全不知道如何应对,只能凭着本能让发热的身体贴在埃尔文微凉的身上。

埃尔文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个正常的Alpha。他捧起利威尔汗湿发烫的脸,直视利威尔迷离的眼睛。

“冷静一下。”

利威尔动动嘴唇,还没听清他说了什么,埃尔文强硬地吻了下去。

接下来的事情完全失去了控制,埃尔文已经意识不到自己在做什么,只感觉到自己在发泄着长期憋在心里的欲望,他把对方抵到墙壁,温热的甬道包裹着自己,他朝着那里连续进攻。

埃尔文醒来后,利威尔正一丝不挂地趴在自己身上,身上多处淤青,白色的//液体从身下淌出。

利威尔的触感,利威尔的动作,利威尔的喘轟息,不久前发生的事在脑内清晰地循环。

利威尔正在熟睡,埃尔文茫然地看着利威尔后颈上的那块鲜血淋漓的牙印。

他最后还是标记了利威尔,利威尔身上的香气已经散去,被自己的味道取代。

迷茫与罪恶感是有的,但是多了一份安心。他没有考虑过利威尔会分化成Omega的可能性,假如利威尔某一天会被其他的Alpha 占有,忍不住痛苦愤怒。至少自己的这份罪过让利威尔免于遭受那样的事,但他确实做了伤害利威尔的事,埃尔文无法将视线从利威尔伤痕累累的身上移开。

给利威尔穿好衣服,埃尔文背着他离开了学校。比赛是下午进行的,现在天已经暗了。

他带着利威尔的重量走在空旷的街道上,路灯照着街边的草木,心情渐渐平静下来。他很早就意识到自己对利威尔抱有不同于亲情的感情,那利威尔呢,也许一直把自己单纯的当作最亲的人,独一无二的兄弟吧。

后悔是世界上最无用的事,改变不了事实,徒增痛苦罢了。他现在能做的事只有静静地等待利威尔对自己的制裁。

埃尔文还记得,小时候他牵着利威尔柔软的小手走在草地上,那晚星星很明亮,利威尔抬头看着,露出害怕的神色。

“那是什么,会掉下来吗?”

有一次利威尔由于调皮撞到了书架,花瓶掉下来,重重的砸到地上,给三岁的他带来了心里伤害,有一段时间利威尔总觉得有什么东西会从天上掉下来。

“不怕,就算砸下来也是先砸到我哦。”埃尔文搂着利威尔,“哥哥保护你一辈子。”

兄弟吗?不,埃尔文相信他们不止于此。

“喂....白痴。”

“你醒了?”

“你动作这么猛,疼死我了。”

“呃...”埃尔文无比尴尬。

“我们到底是不是兄弟,你心里没点数吗。”

埃尔文沉默。

“我们从头到脚,哪个地方有一点像了?你总是这样,把我当成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屁孩,每次都用兄弟的身份来搪塞我,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对不起。”

“从小就喜欢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离我远远的。然而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纠结这些破事。”利威尔把头埋到埃尔文的肩膀,“你个白痴,非要等到我说喜欢你才不会想那么多吗?”

埃尔文鼻子发酸,“这是我的错,利威尔。”仔细想想,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互吐心里话了,“虽然我总是向你道歉,那几个字已经不值钱了,但这次请求你能原谅我。”

那句“喜欢”在脑里不断撞击,埃尔文承认自己在其他方面很擅长,但是在感情方面他只是个笨蛋。

“我现在想明白了,既然以前丢掉的机会已经无法弥补回来,接下来的时间我会尽我所能的改变。”埃尔文笑着,“不管是作为兄长还是别的关系,我都会一直爱你。”

“知道了,我就再相信你一次吧。”


END


评论(4)

热度(61)